搜尋此網誌

2015年10月22日

意味怖:有問題的房間


傍晚,陽光斜斜灑入室內,
伴著百葉窗在地上留下橫斑,
木質地板隨著腳步移動"吱呀"作響,
我走在自己並不熟悉的公寓房中。

來到窗邊,將百葉窗拉開,
西曬的陽光弄得我睜不開眼,
但也讓室內增添些許生命力,
沖淡了腐敗的臭氣。

桌面凌亂的丟著啤酒空瓶與紙盒,
盒中幾塊吃剩的披薩上蒼蠅飛舞,酸氣撲鼻,
滿布油漬的遙控器丟在沙發,
房間的主人衛生習慣令人不敢恭維。

沙發旁的茶几有個小魚缸,
幫浦早已停了,幾條金魚浮在水面,
肚子上有幾隻小蛆蟲蠕動著,沒人清理的水缸滿布藻類,
纏在魚屍上的綠藻令我想起「維納斯的誕生」。




走進廚房,鍋碗瓢盆整齊的放在應有的位置,種類齊全。
看起來廚房主人經常下廚而且習慣良好,
和髒亂的客廳適成強烈對比。
大白菜、蘿蔔、成束的大蔥和芹菜放在地上,已經枯萎腐敗了。
我來到冰箱前,緩緩將門打開,冰箱是空的,
冷風從裡頭竄出,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兩三個小時後,我走出大樓,冷風襲來,
我將領口拉緊一點,一無所獲讓我心情極差。

房間的主人現在還在拘留所中,
再不找到他殺死自己妻子的證據,
不出兩天他就會獲釋,從此一去不復返。
鬱悶的想著,我向車站走去,準備回家。

解答見此:請反白

以上的敘述有一個不正常的地方,
如果你看到了不只一個,那麼就表示譯者出包了。


蔬菜為何沒有放在空冰箱裡?
裡頭曾經放了什麼?

譯者隨筆:

譯者近來著迷於古典風格的自然派小說,
其對於枝微末節的敘述複雜到瑣碎的程度,
我一向易受影響,在近幾篇文章中不由自主賣弄起不成熟的白描技巧。


憑良心講,這種筆法不只很累,
而且很無聊,以後不幹了。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室内の違和感

2 則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