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3年8月28日

意味怖:我昨天出獄了


我昨天出獄了,
被捲入謀殺五個人的刑事案件中。

由於當時未成年,
我只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

這個輕判,
在當時的電視節目裡引起大騷動。

經過這段時間在獄裡的反省,
我自問已經改過自新,
現在只想快點回到家裡,
努力工作養活家人,
彌補過去所犯下的錯誤。

嗯?

你問為什麼是由二十歲的我來養活家人?

在發生那樣的事情後,
我的父母早就被公司開除了。

從小感情就很好的姐姐,
因為沒錢繳學費變成中輟生。

平常全家人都待在家裡,
只有買飯的時候才外出。

存款當然沒多久就花光了,
有整整半年多的時間,
家裡只有水和鹽巴可以吃。

懷抱著種種思緒,
我回到家中。

大家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的對待我,

媽媽看著電視,
鼓掌大笑。

姊姊剛洗完澡,拿著吹風機,
吹乾引以為傲的黑髮,
一面不知道和誰通著電話。

爸爸喝著透明得幾乎看不到的燒酌,
露出了微笑。

......

我想還是得盡快找到工作啊!

解答見此:請反白)

整整半年只有水和鹽巴可以吃的家族,
哪來的錢繳電費和買燒酒?



四年前,經過媒體疲勞轟炸和眾人指指點點,
以及獨子殺人的衝擊下,
他們根本不敢、也沒有辦法出門,
只好過著繭居的生活。

在長期異常的生活狀態下,
除了主角之外的全家人早就已經瘋了。

大部分的刑事案件中,
被害人的親屬固然非常可憐,
但鮮少有人關注加害者的親屬同樣受到極大的傷害。

譯者隨筆

本文最出彩的地方在於「極富生活性的違和感」。

雖然讀者在謎底揭曉前大概就能感覺到異常,
(畢竟提示給得相當明顯)
但這種微妙的異常反而加強了全文的詭異度。
日本人擅長利用富生活感的情景挑動恐怖情緒,

一部咒怨不知讓多少人睡覺不敢躲進棉被,




遊戲死魂曲 (Siren) 在同類作品中格外突出一幟,
除了以真人為底因此看起來格外詭異的 3D 模型外,
最大的原因在於遊戲中的屍人淨幹些日常瑣事,看起來更加驚悚。


屍人們在看電視
這類技巧日本長期獨步全球,
但鬼入鏡、厄夜叢林之類的作品開始可見類似精神,
足見好萊塢到底還是抄襲進步神速...
對恐怖作品有興趣的朋友日後不妨多加留意。


創意有餘,氣氛稍欠

其他怪談

原文出處:
【昨日出所した】


7 則留言:

  1. 這篇雖然沒猜到謎底,不過文間的不自然感營造的很棒。
    生活化的恐怖愈大愈有意識的避開,想活輕鬆點xD
    另:咒怨那張真考驗我的心臟

    日本的恐怖電影不太能滿足我對故事性的要求,但論氣氛營造和餘韻,的確不乏傑出之作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在恐怖片中追求故事性是否搞錯了什麼】-(小眾捏他)

      故事性,或是說故事合理性確實是日式恐怖電影的短板,
      說來很巧,我正好寫過一篇類似的分析,和您分享我的想法:
      非意味怖:情節與情境

      刪除
  2. 以情節與情境來區分日式和西方恐怖特色的確是條清晰的分線。不過每每在日式恐怖營造的情境中,因為不合理而出戲的我大概太認真了吧(笑)物理性的恐怖個人倒不是很愛,疼痛感佔了恐怖的九成因素。

    不過日本擅長的平凡中的恐怖對我而言又是另一回事了。愛它表象之下幽微地浮動的人性。

    回覆刪除
    回覆
    1. "表象之下幽微地浮動的人性"
      此語甚佳,我亦是因此著迷於日式怪談譯作。

      路過兄的語句穩重而深思熟慮,
      若是有個人創作也敬請不吝分享,
      以饗同好。

      刪除
    2. 謬讚了。
      自覺對語言的掌控能力不足,還未能成氣候。
      倒是很喜歡看看他人的想法,對我而言,您的隨筆頗具個人風格。
      原諒我目前做一享受的人。

      刪除
  3. 回覆
    1. 沒有電、電話被剪斷,
      此時吹著頭髮和朋友講電話的姊姊如何了,
      您覺得呢?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