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1月28日

意味怖:午後散步



連續幾天的寒流終於過了,
我坐在公園的長凳上。

晴朗的假日午後,
許多家長帶著孩子來公園玩。

孩子在草地上跑著、笑著,
正巧有個團體將收容所的狗兒帶出來認養,
孩子們和小動物玩得樂不可支。


一對年輕男女從我面前經過,
女孩一襲白衣、戴著手編的草帽,
草帽上一條白色的蕾絲緞帶。

明亮而純真的雙眼中,
帶著一點淚光。

女孩旁邊的男子也眼眶泛紅,
緊握著女孩的手。

(剛吵架了嗎?這兩個人...)

我好奇地心想。

一股好奇心油然而生,
我默默跟在兩人身後,偷聽他們的對話。

男子開口道:

「謝謝妳,聽我說了那麼多以前的事。
真抱歉呢,把妳弄哭了。」

女子搖搖頭,說:

「沒有這回事,我只是覺得很感動而已。
嚇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男子笑了笑,說:

「我才沒那麼容易被嚇到!
倒是妳哭起來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女孩感受到男子笨拙調侃背後的安慰之意,
拭了拭淚,也對男子露出了微笑。

看著兩人打情罵俏的我,
正開始感到無趣時,

男子突然說了:

「哎呀...不知不覺走到這裡來了,真糟糕。」

女孩問道:

「怎麼了?」

男子低聲答:

「聽說昨天晚上,
這裡發現了女人的屍體。」

女孩沒有受到驚嚇的表情,
只是點點頭,不置可否的看著男子。

男子拉了拉女孩的手,說:

「還是趕快離開吧,總覺得感覺不大好。」

兩人快步離去。

(這幾天都沒看報紙啊......
沒想到這裡發生了這種殺人事件。)

我感到毛骨悚然起來,
也跟著離開了這裡。

解答見此:請反白


在寒流過後,
人死在公園有很多種可能解釋。

還沒看報紙的"我"為何一口咬定是殺人事件?

除非"我"就是兇手。

作者隨筆:

老派警匪偵探片常常有這類橋段:

警察:「妳太太的屍體昨天晚上找到了。」

嫌犯:「什麼!?是誰殺了她?」

警察:「我有說她是被殺的嗎?」

嫌犯:「唔!」

警察:「來人啊,銬起來!」

嫌犯:「冤枉啊啊啊啊...(被拖走)」


許多意味怖經常被當成"威利在哪裡"式的找錯遊戲,
本文便是很標準的例子,故譯之。

另外,
譯文做了一點改動。
原文中,兇手其實是"女子旁的男子"。
"我"只是旁觀者。

基於某些原因
女子旁的男子不能是兇手,
故把兇手調整為"我"。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小さな公園のベンチ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