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3月8日

意味怖:A子、我、C子


深夜接到A子的電話,
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B子...妳可不可以過來陪我...?」


來到A子家門口,看到C子迎面走來。

「妳也是被A子叫來的啊?」
C子開口道。

我點點頭,按了門鈴。

一會兒,A子打開了大門,
神情緊張地讓我們趕緊進去。

來到A子的房間,
她拿出了一個破破爛爛的包裹。

「這是我今天在信箱裡收到的」
A子臉色蒼白的說。


C子皺著眉,用指尖夾起那個紙包裹,
傳來一種令人作嘔的腥味。

「不會是死老鼠或是貓頭吧...?」
想起漫畫裡常見的惡作劇,我擔心的道。

C子用衛生紙墊著自己的雙手,
一口氣把紙袋撕開,一片光碟從裏頭滾了出來。

A子撿起了光碟,
我和C子檢查著紙袋裡的其他東西。
看見幾坨捏皺了的衛生紙,腥味撲鼻而來。


「討厭!」

C子驚叫一聲,將手中的紙袋丟掉。
我也嚇了一大跳,胸中難掩噁心之感。

A子拿著光碟,怯生生的問:
「這個怎麼辦...?要丟掉嗎?」

我生氣的說:
「當然要啊!太噁心了吧!」

大膽的C子卻阻止了我們:
「等等,丟掉之前先看看裡面是什麼。」

說罷,C子一馬當先的打開A子的電腦,
將光碟放了進去。

螢幕上彈出了自動撥放的視窗:


在一個房間中,
一個捲髮、半禿的中年大叔愣愣的看著鏡頭。

大叔坐了起來,
突然對著鏡頭跳起 VISA 舞。


看到大叔一本正經的表情,
我和A子忍不住噗哧一笑。

緊張情緒放鬆後就一發不可收拾,
我和A子笑得不可開交。

這時卻看見C子站在一旁,
盯著螢幕,動也不動。

解答見此:請反白


C子轉頭看著我們,眼角帶淚:

「那...那是我的房間...」

譯者隨筆:

跟蹤狂的故事是意味怖的常客,
習慣就好。

對了,
大家想知道衛生紙裡包著什麼嗎?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ある日、一人暮らしをしている女の子の元へビデオが届いた。


大叔圖檔來源:
SCP-999-J - Creepy Speedo Man


外傳(解答二):
譯者友人提供

兇手是我。

「最近C子異性緣似乎特別好,在職場上特別受男同事歡迎。
但是這個○女人居然與所有向她示好的男同事搞曖昧...
而其中還包括我在意的鈴木前輩。

為了給她一點顏色瞧瞧,
我聯絡了在網路上認識的大叔寄了這份包裹,
卻不小心給了他A子的地址...失誤了啊...

不過看到她因為影片而驚嚇的神情,
應該是得到教訓了吧(笑)」

1 則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