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3月31日

意味怖:運轉手之戀


最近老是加班,
連著好幾天回到家睡三個小時就得出門。


早上,睡眼惺忪的我來到停車場準備上班,
剛坐上車,老媽打電話來。

接起手機一聽,
我全醒了。

「阿公去世了!可以的話趕快回來!」

我在鄉下長大,因為父母來到城市工作,
直到國小以前都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

中午休息時,
我會提著奶奶做的飯盒去田裡。

有時爺爺正在整田,
我還記得在耕耘機旁那群等吃小蟲的白鷺鷥,
還有泥土和青草被翻過的芳香。

圖片來源:台灣雅石文史工作室
當我將飯盒交給爺爺時,
爺爺會將裡面的肉或是雞蛋分給我,
留下豆腐皮或是榨菜給自己。

年幼的我,總是開心的一口吃掉。
爺爺臉上那溫暖的表情,
至今我仍時常憶起。

而那位爺爺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我連忙向公司請假,
驅車直往故里。

兩三個小時後,
我在老家附近的田間道路飛馳。

下起雪了,地面也慢慢結霜。
我小心翼翼的握緊方向盤,
每一次會車都有種差點撞到的危機感。

緊張加上幾天來的熬夜,
讓我實在有點累了。

重重的點了點頭,
我才發現自己剛剛竟然"度辜"了一下。

(幸好沒出事...)

在高速行駛的車上,我冷汗直流。

轉過彎,看到熟悉的村里故景。
經常賒冰來吃的雜貨店、
和朋友比賽爬到最高的老榕樹,
廢棄小學裡的溜滑梯,還有熟悉的老家大門。

(咦?那是...!)

我看到爺爺站在門口,
含笑吟吟的向我揮手。

(什麼嘛!原來只是開我玩笑而已!)

我想起這兩天似乎是爺爺的生日,
媽媽大概是想給爺爺一個驚喜吧?

解答見此:請反白

我下了車,走向爺爺,
覺得自己似乎有點不對勁。

而爺爺仍然含笑吟吟的望著我。

"我"在剛剛睡著的時候已經車毀人亡了。

譯者隨筆:

國片《運轉手之戀》的結局如何,
至今仍是一個謎。


真正的問題不是:

「我們死了沒?」

而是:

「我們活過嗎?」


你,活過嗎?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最近残業続きだ

1 則留言:

  1. 看大大的文章時常引申別的作品,
    這次我就在想標題到底跟內容有什麼關係www
    那部國片當真聽都沒聽過,故不能連想到是梗,
    但經過大大的描述,對此片產生了點興趣。

    回覆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