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4月15日

認錯人了分屍事件I(1954)



1954年,琦玉縣某處的糞坑中發現一具女屍。
直接的死因是窒息,但那不重要。

死者被攔腰切斷。

雙乳被割去,陰部被挖除,
臀部的肉被不規則的切下,
雙腿從膝蓋被切成四份,腳底板的肉悉數刮去。

死者是在當地工作的OL:木村江利子(假名/19歲)。

案發後兩個多月兇手古屋榮雄(29)被捕,
依殺人、毀損屍體、遺棄屍體等罪名起訴。


一、「為何要殺她?」「我弄錯人了。」


古屋出生於1925年,山梨縣某農村中。
父親除了務農之外,也兼作貨運生意,家境小康。

在古屋五歲那年罹患了嚴重的腦炎,
在醫院住了五十天,高燒不退,險些死亡。

進入小學後,
不知是高燒影響還是根器駑鈍,
對於學習完全不行,
畢業成績在全校285名學生中排名285名。

畢業後,在家裡幫著幹農活,
蓋雞舍圍籬、玩模型飛機,對木工有很高的興趣。
期間雖然曾經短暫到附近的電器工廠任職,
但由於父親身體狀況變差,再度回到家中幫忙。

父母管束不嚴,加上身為獨子,家境又還算能應付。
古屋在這段時間裡除了務農之外,經常在晚上到處遊蕩找樂子,
不知不覺間染上扒竊的惡習,前後被捕好幾次。

1942年因竊盜罪嫌被判處八個月徒刑,緩刑兩年。

父母為了保護在故鄉被視為罪犯的兒子,
把他送到城裡的建材行當學徒,
希望他能遠離村民的指指點點、改過自新。

沒過多久,古屋死性不改,把建材行的資材運回家盜賣,
緩刑取消,古屋被捕入獄一年,進入了函館少年看守所。

翌年出獄,再度回到家裡,
偶爾作些木工、或是幫忙運送電器,
過著和平的生活。

四、五年後,老家的貨運行結束營業,
古屋再度投閒置散,終日沉迷於當時頗為流行的DanceHall中。

這時古屋陷入與同村的農家女近藤典子(18歲)戀情,
精確一點來說,是古屋個人的單戀。


古屋的外型十分"突出",
任何人看到他都會直接聯想到「ヒョットコ」臉,
因此在成長的過程中,女性們對他多半面露嫌惡,
鮮少能得到女性的溫和對待。


而典子性格溫和,長相清秀,
即使對其貌不揚的古屋也親切以對,
遂使古屋春心大動,陷入情網。


二、「找到工作後,我就告訴你典子在哪裡。」


為了讓兒子穩定下來,好好工作,
古屋的父母二話不說,答應古屋的請求,
帶著他來到典子家中提親。

古屋整天遊手好閒、沒有工作,就憑這種條件,
近藤典子的雙親毫不意外的婉拒了古屋一家,
表示等到古屋找到工作,穩定一點再說。

1952年夏天,古屋來到東京,在某個家具店裡當學徒。
因為遲到早退打混摸魚不斷,一個月就被解雇。
隨後流落在行商人、街頭畫家的行伍中,
秋天由於竊盜被捕,所幸緩刑不用坐牢。

小地方沒法保守秘密,近藤家聽到古屋的狀況後,
對他們家保持距離,就連溫和的典子也明確表示無意與他結婚。

回到家鄉的古屋纏著父母,
無奈的雙親只好帶著他再去近藤家提親,
和上次的婉拒不同,近藤父母這次直接坦言:

「像這樣毫無人生計畫的人,我不會將女兒嫁給他的!」

不死心的古屋後來又陸續前往近藤家糾纏幾次,被近藤家人嚴詞喝斥,
不堪其擾的典子索性搬到東京姐姐家中,

發現典子搬家的古屋大失所望,
向近藤家中比較友善的典子姐夫不斷詢問,
希望能知道典子在東京的住處。

典子姐夫被纏得受不了,
暫且承諾古屋若是生活穩定下來,
就把典子的住所告訴他。

沒多久,古屋在城裡的電影院找到一份畫電影海報的工作,
古屋對於繪畫頗有天份,工作了將近一年之久。


在過程中,姐夫也實現承諾,
將典子的居所告訴古屋,順便補了一句:

「她已經結婚了,你去找他也沒用。」

1954年9月1日,古屋辭去電影院的工作,
靠著替人畫素描賺點小錢,在東京流浪,尋找著典子。


距離事件發生,還有五天:

原文見此:
人違いバラバラ殺人事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