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4月15日

認錯人了分屍事件II(1954)



三、
「為什麼要把她的腳切掉?」
「如果動起來會很困擾的。」

過著半流浪生活的古屋看見典子的背影,
白色襯衫、黑色窄裙、一頭捲髮,
與他回憶中的身形一模一樣。


懷抱著被拒絕的憤慨以及對典子已婚的報復之心,
古屋悄悄跟在身後,
待典子走入人煙較少的田間小路後,
古屋從身後襲擊,緊緊扼住典子的頸間。

沒多久,典子停止了抵抗,
無力的倒在地上,月光照亮她的容顏,
古屋看清了眼前的女子。


認錯人了...


就這樣,木村江利子死了,而她的苦難才正要開始。


【古屋榮雄的精神鑑定記錄】


「你為何要切掉她的腳?」

「為了讓她不要亂動,讓那個不守約定的傢伙不要亂動...」

「是為了這樣才從膝蓋切嗎?」

「其實從哪開始切都沒關係的」

「花了多久處理屍體呢?」

「不記得了。」

鑑定者按:
「要完全切除死者的下肢、左右乳、陰部等處,
粗估大概也得花了一整個晚上吧?」

「有沾到血嗎?」

「不記得了。」

「從哪裡開始切的呢?」

「從胸部開始。」

「為什麼要把屍體攔腰切開呢?」

「不記得了。」

「你把她的腳跟切掉了吧?」

「嗯嗯,對啊。」

「死者臀部的肉是怎麼切的呢?」

「讓她趴著,接著就把兩邊都切掉啦。」

「為什麼沒有把她的手也順便切掉呢?」

「我想她兩腳都被切了,應該不喜歡手也被切掉吧?」

「你記得自己為什麼要在她下體塞了一塊布嗎?」

「這樣她就沒辦法被其他男人搞了。」

「為什麼要把她的腳切掉?」

「這樣就沒辦法跟其他男人搞,也沒辦法逃跑。」

「切下來的陰部,你怎麼處理的?」

「就順手拿走了。」

「為什麼要拿走呢?」

「我也不知道,順帶一提我連乳房也一併拿走了。」

「腳和胸部,哪裡先切掉?」

「裝奶的袋子先切掉。」

「為什麼要切掉她的腳呢?」

「突然走起來會很困擾的......」


四、故事的終焉


被捕後,古屋將自己的犯罪過程畫成七張漫畫,
一一提供給警方,像是:
「深夜,江利子追逐行」「江利子絞首之圖」「我、江利子、在稻田之中」等,
並且佐以各種特效符號,以及複雜的手繪網點,
最後讓兇手(自己)以近似月光假面的形象登場。

等待審判的過程中,古屋寄了一封信到江利子家中。
信中以極擬真的筆法畫上滿滿的乳房、腳、陰部,名為「分屍肢解之圖」。

某次庭審中,典子以證人的身分前來作證,表示:

「是他一廂情願把我視為情人,我對他並無這種感覺。」

氣急敗壞的古屋掏出預先削好的竹棒,
掙脫法警的阻攔,攻擊在證人席的典子,
典子胸口被刺傷,入院兩周後才痊癒。

1957年,古屋罪刑死刑定讞,等待行刑期間,
古屋在獄中描繪了許多闡述心境的地獄變相圖與花鳥圖,
1959年處決,死時年僅34歲。

譯者隨筆:

翻譯這系列文章的速度不快,
每次譯完一篇,都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