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12月19日

玉之井分屍事件(1932年):案發與搜查


背景與案發

東京墨田區,當時是風月之地,
私娼寮、小居酒屋林立,嫖客問津、龍蛇雜處。


小地方,若不是這個事件大概也很難為人所知。

1918年,墨田區開闢了產業道路,
人口逐漸密集、風氣漸開,
遊走於法律邊緣的八大產業見光死,
遂移往附近的玉之井。

玉之井實景,娼妓頗具氣質。

1923年遭遇關東大地震,
受災嚴重的城鎮地帶湧現大量難民,
臨近的玉之井區成為「典範移轉」的重點區域,
居酒屋、政府默許的聲色場所多達500家,
起碼有2000人在其中服務。

玉之井鎮內有條小河,
因為河水汙黑,像是女性出嫁時染黑的牙齒,
而有「黑齒川」之名。


黑齒川附近總是瀰漫著一股汙水惡臭,
官方人員不定時的會前來排除淤泥、疏通水道,
此時總會清出些垃圾、死貓死狗之類的,
甚至還有娼妓們懷孕後拋棄的嬰孩屍體。

1932年3月7日早上9點,
有個小孩的木屐掉進黑齒川,
附近的吳服店老闆拿著長棍在水裡打撈,
想把木屐撈上來。

撈著撈著,漆黑的水面浮現一層殷紅,
竟然撈起一個由白色浴衣包裝的包裹,
外層用麻繩綁了個嚴嚴實實。

吳服店老闆立刻報警,
隨即趕到的巡警將包裹拆開後,
發現由牛皮紙包裝著的男人軀幹。



警方立刻展開搜索,
在黑齒川中又找到兩個同樣的包裹,
發現男人的頭部、胸部以上的軀幹與臀部被切開,
手腕連根截去,雙腳與臍部則下落不明。




最初,此事件被稱為
「寺島八塊分屍事件」或是「向島慘殺屍體事件」,
隨著案件偵辦陷入瓶頸,
東京朝日新聞以「玉之井分屍案」為此事件定名。

這也是媒體首次用「バラバラ(BaraBara)」形容分屍,
此後成為統一用法。

這是玩具......對,玩具。
由於此案異常,引起警視廳的高度重視。
隨即成立搜查本部進行調查。

屍體發現的隔天中午(3/8),
於帝國大學(今東京大學)進行解剖:
發現死者年約30,有虎牙,
臉部黝黑、骨骼強壯,尤其右肩肌肉發達,
推測應該是肉體勞動者。

死亡時間約一周前,
致命傷是左前額遭鈍物重打。

由於兇手擊打猛烈,
死者的下顎粉碎,下排門牙也被擊落三顆。
在死者的鼻腔和口中發現棉被的棉絮,
綑綁軀幹的布料上有女性毛髮、貓毛,以及魚鱗。

從體內的泥水量推測,
死者是在前一天晚上被棄於河中。

為了確認死者身分,
警方出動了大批人員,配備抽水機,
將黑齒川掀了個底朝天,想找到剩下的屍塊。

黑齒川並不大,寬約兩公尺,深一公尺,
但底部有厚厚的淤泥,
即使將水抽乾,也難以判斷有多少東西陷於泥中,
打撈徒勞無功。

警方針對鄰近一帶的逃家者、失蹤者進行搜查,
也找不到任何和死者相關的線索。

3月9日,報紙上刊載了死者的特徵與虎牙照片,
12日,東京朝日進一步報導了案件經過,
此案初次在大眾面前曝光。

在案件發生後,
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是玉之井當地的聲色場所。

原本每天的來客數高達萬人,
受到案件影響,人人自危,客人減少了三分之一。
花錢的人少了,看熱鬧的人倒是很多,
黑齒川旁整天擠滿了鄉民,
搞得附近的店家沒辦法作生意,怨聲載道。

搜查本部的投訴信件如雪片,
逼不得已,只好開出懸紅:

「指出犯人者賞金200円
指認被害人者賞金100円
提供有力資料者賞金100円」

毫無回音,搜查進度靜如止水。

包括江戸川乱歩等人在內的推理小說家,
竟也成為警方諮詢的對象,請他們提供自己的想法。

現實生活中竟有「諮詢偵探」這檔事,若是真由小說家破案,
警視廳警察可能要集體撞豆腐自殺了(圖為江戶川亂步)

3月21號,案情陷入膠著,
玉之井的居民不堪其擾,
辦了個法會,希望能讓此事暫告一段落。
由於死者無以名之,
便授以「三月七號發現居士」之名。

死者身分不明、兇手不明、凶器不明,
警方的偵查完全陷入膠著,
看似即將成為懸案的此時突然發生轉機...

玉之井分屍事件(1932年):偵破與遺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