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12月22日

玉之井分屍事件(1932年):偵破與遺緒


玉之井分屍事件(1932年):案發與搜查

偶然的轉機

案發後半年(9/27日),
一名曾在玉之井執勤的石賀巡查,
想起三年多前曾盤問過一個行跡怪異的流浪人,
面貌特徵十分類似死者。

那名男子自稱千葉龍太郎(27),
因為事業失敗,妻子離家出走,
於是和當時八歲的女兒流浪到此處行乞。

出於同情,石賀巡查將孩子接回家照顧,
又介紹龍太郎到貨運行上班。

沒想到龍太郎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沒多久就把工作給辭了,帶著小孩離家出走,
幾天後回到石賀巡查處,
說要和小孩回故鄉秋田縣。

石賀巡查於是好人做到底,
給了他們從上野到東北的車費,
就此與龍太郎一家別過。

秋田縣,盛產秋田犬和正妹(佐々木希、壇蜜)。


在石賀巡查的證言下,
搜查本部查出龍太郎曾把女兒寄在
本鄉的長谷川市太郎(39)家中。

長谷川市太郎表示:
到去年為止,千葉龍太郎和女兒確實曾暫住,
但2月(案發前一月)時就離家出走,不知去向了。

在警方的旁敲側擊中,
發現市太郎除了木工這個正職外,
還會兼差畫些非法春畫來賣,
千葉龍太郎則是幫他找買家的掮客,
兩人經常因為龍太郎對貨款偷斤減兩而吵架。


有點同人誌畫家的感覺...

逮捕與隱情

10月20日,
搜查總部以最大嫌疑人的指控逮捕市太郎。
沒多久,市太郎承認殺害千葉龍太郎。


市太郎表示自己是單獨犯案,並宣稱:

「我在龍太郎困難時幫助了他,他卻恩將仇報,
因此才憤而將他殺害。」

事件的始末被揭露後,
輿論對於市太郎相當同情。

但警方發現,市太郎另有一妹一弟,
三人合力扶養年邁重病的母親,經濟狀況十分吃緊。
對於市太郎的的供詞,警方並未完全採信。
繼續追查後,終於促使市太郎吐實翻案,
真相才告大白。

故事要從1931年說起,
市太郎在販賣春畫的途中來到某間居酒屋,
恰巧聽到千葉龍太郎正在和人吹牛皮,
提到自己在秋田還有許多財產,只是一時落難,
要是有人能幫他,日後必當湧泉以報云云。

別有所圖的市太郎便將龍太郎親子接回家裡,
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

此時市太郎的妹妹即將臨盆,
但妹夫卻行蹤不明,由於難產,需要大量輸血,
龍太郎適時挺身而出,幫助市太郎的妹妹度過難關。

自此,市太郎與妹妹將龍太郎當成自家人一樣,
甚至妹妹也和龍太郎發生了肉體關係。

市太郎認為時機成熟,
便要龍太郎盡快回故鄉秋田,
將財產整理整裡,帶回東京。

龍太郎拿了旅費,離家一陣子,
沒多久又兩手空空的回來,說:


「家鄉的土地現在有點爭議,
要過一陣子分好財產才動得了。」


市太郎心生疑竇,請人回秋田探聽,
發現龍太郎滿口謊言,在故鄉根本一文不名。
於是打算將龍太郎攆出家門,對他惡言相向。

憤怒的龍太郎便向警方密告市太郎的春畫生意,
讓市太郎受到了不少損失。
於此同時,市太郎妹妹的小孩因為不明原因夭折,
龍太郎也被懷疑與此有關。

經濟上走入絕境的長谷川一家,
此時決定將新仇舊恨不斷,
又淨吃閒飯的龍太郎殺死。

某日市內有青年團演說,
市太郎和弟弟勉強龍太郎同行前往。
在途中用預藏的板手和球棒將其擊殺,
接著由妹妹把風,將屍體藏在廚房的灶底。


"灶底很忙",全世界的灶底不知埋著多少沒被發現的屍體...



2月20、21日在家中將龍太郎分屍,
將軀幹和頭部丟在黑齒川裡,
手部、雙腳和腹部藏在帝國大學工學院的廢館當中。
直到3月7號,屍體在黑齒川中被發現。

其後

長谷川市太郎被逮捕之後不到兩周,
關於本案始末的電影就公開上映。

當時長谷川的自白版本還是「單獨犯」,
後來證詞翻案後,電影該怎麼辦才好呢?

幸好當時是無聲電影轉向有聲電影時期,
在場邊負責解說劇情的工作人員(弁士)
搭配市太郎念念有詞的畫面,想怎麼說都行。


1935年,東京最高法院判處市太郎有期徒刑12年,
弟弟長太郎有期徒刑6年,
妹妹有期徒刑6個月,緩刑3年。

日本犯罪史上第一件明文「分屍」案件,
就此宣告落幕。


譯者隨筆:

和上半集的懸疑感相比,
下集的犯人自白與兇殺手法十分平凡。

推敲推敲,有些事情倒是十分有趣:

案情膠著半年後,
碰巧有個調到外地的刑警想起往事,
碰巧該巡警和死者打過照面,
碰巧想得起來大半年前發生的種種細節,
碰巧找到並逮捕曾經照顧過死者的嫌犯,
嫌犯也在沒有明確證據的狀況下,
碰巧「良心發現」的將罪刑托出。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阿彌陀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