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4月2日

意味怖:日行一善的靈能力者


我從小就有陰陽眼。

這件事對我並沒有造成什麼困擾,
"發現這件事"對我困擾比較大。

直到國中以前,
我都以為每晚站在床旁盯著我看的老婦人,
是父母請來照顧我的保母。


因為是從小看到大的東西,
無所謂怕或不怕。

他們總是萬分安靜的默默活動著,
和喧鬧的活人相比,也許更可愛一點。

就像現在,無甚人煙的人行道上,
我眼前站著一個少女。

白皙、纖細、窈窕,
細紗睡衣下露出的半截大腿,
讓我聯想到尚未成熟的飽滿果實。

唯獨那條繩子有點礙事,
緊緊繞在她頸上的那條繩子,
在她粉嫩的頸間纏出一道血痕。

那吊死鬼直勾勾地盯著我。


我向她點點頭,打算從她旁邊走過。

「啊...你看得見我?」

少女訝異的說。

「嗯......很奇怪嗎?」

在我冷靜口吻中的那停頓,
源於看到她一動後,胸前的開襟。


「對啊!我在這裡站了好久,都沒有人理我!」

少女雀躍地說著,一面用手拉著我,
當然,在接觸的瞬間便揮空了,
少女露出混合著意外與遺憾的表情。

「你應該只是靈魂出竅...還沒有死吧?」

看到她笨拙的樣子,我笑著問。

「嗯嗯...我鼓起勇氣上吊之後,
再醒來就看到我的身體躺在病床上。
我自己卻回不去......」

少女玩弄著頸間的繩索,漫不經心地道。

「真是遺憾,我能幫上什麼忙嗎?」

我出於善心(當然對方是正妹也是原因之一)的問了。

「我也不知道...我還回得去自己的身體嗎?
自殺死去的人,大概沒辦法成佛吧?」

她詢問地看著我。

我不知該回答哪個問題,
只好點點頭,不置可否。

「可是我不想下地獄...大哥哥...怎麼辦?」

少女看到我的回答,淚珠盈眶的問了。

我不禁慌了手腳,拍拍她的肩(當然也是揮空了),
想著要怎麼幫助她。

「放心好了,我絕對不會讓妳下地獄的!」

看著她,我拍胸脯保證。

少女一面擦著眼淚,微微的點了點頭。

「妳先告訴我,妳的身體在哪個醫院、哪間病房?」

我問,而她也回答了。

............................................................

〈死神難逃:少女自殺未遂,卻遭神秘人殺害〉

隔天早上,我拿起咖啡,滿意地看著新聞標題。

(這麼一來就沒問題了!)

我心想。

解答見此:請反白


「你用什麼方法把她的靈魂放回身體裡?」

「我根本不知道怎麼把她的靈魂放回身體裡。」

「我只是在她身體死亡之前,先把她殺死而已。」

譯者隨筆:

極佳的意味怖。
意外性、(精神)獵奇度、合理性皆出類拔萃。
故譯之。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俺は、結構霊感がある方だと思う。

4 則留言:

  1. 他似乎對死亡也有跟一般人不一樣的見解,對他來說,死亡只是另一個開始,可能是這樣,所以殺人對他來說可能不是終結一條生命,只是像結婚一樣是生命的過程

    回覆刪除
  2. 畢竟是個從小就可以看見死人的人,
    對他來說也許"死亡"根本不存在?

    回覆刪除
  3. 自殺死去的人,大概沒辦法成佛吧? <<

    回覆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