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4月1日

意味怖:住在隔壁的重考生


我住在密集型公寓裡。

有點像是"一刻館"那樣,
聚集著各式各樣的人,
可惜沒有響子小姐XD。


每層樓有四戶,
我住的地方位居其中。

我家左邊是個退休公務員,
和藹可親的大叔。


再過去那戶則是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子,
總是晝伏夜出,
我想應該是在從事特種行業吧?


靠我家右邊的則是一個年輕人,
看起來是個大學重考生。

在走廊上偶爾遇到時會打個招呼,
像是沉默寡言的人。


早上,我在走廊上碰見他,
手上提著藥局的塑膠袋。

「前兩天放榜了吧?結果怎樣?」

我為了表示善意,主動問起。

他沉默微笑,搖搖頭,沒有說什麼。

看到他的臉色大概也略知一二,
我試著轉移話題:

「啊...你買的那款溫泉粉很不錯唷,
用來放鬆心情正好。」

他點點頭,臉色有點憂鬱。

「不用太在意一次兩次失敗,
你看國父不就第十一次革命才成功嗎!」
我試著安慰他。

「沒關係,這樣也算解脫了。」

他勉強擠出笑容說道。

(考試折騰這些年輕人折騰得夠嗆啊)

我心想。

我拍拍他的肩,準備離去,
他突然叫住我:

「禮拜天...我想找幾個朋友一起來玩,
你有空嗎?」

敦親睦鄰畢竟是好事,我就答應了。

他高興的點點頭,
回到自己的房裡。

(他另外買的那款洗潔劑很好用呢...
等等也去買一罐吧。)

想到自己三個多月沒打掃的浴室,
我有點汗顏。

解答見此:請反白


週日,我因故遲了個大到,
在他的門口按了好幾次鈴,
沒有人來開門,裏頭也沒有任何聲音。

(難道是我記錯時間了?)
我心想。

溫泉入浴劑混合洗潔劑,
會產生足以致死的瓦斯。

譯者隨筆:

(一場宴會)

主人:
「時間到了,怎麼該來的還沒來?」

客人A:
「所以我是不該來的人囉!」

(憤而離去)

主人:
「哎呀,怎麼不該走的走了!?」

客人B:
「所以我是該走的人囉!」

(憤而離去)

主人:
「我不是在說你啊!」

客人C:
「所以你是在說我囉?」

(憤而離去)

一句話具有千變萬化的解釋空間,
這是溝通的可愛之處;
亦是溝通的可畏之處。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隣の浪人生が薬局から帰ってき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