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4月16日

意味怖:好病友


「我說啊...」

「欸~?」

「今天外頭景色怎樣啊?」

「天氣之好啊!
陽光、白雲,樹上還有一窩小鳥剛出生呢!」

「昨天那棵櫻花謝了嗎?」

「還早咧,正盛開得繽紛繽紛呢!」

「"繽紛繽紛"是什麼形容詞啊,不倫不類的。」

「您別取笑,不像您是寫書的,
老頭我只有這點料子了。」

「真好啊,兩人房偏偏就是你抽到靠窗,
每天有風景可以看。」

「都一隻腳踏進棺材的人,還在意這個嗎?」

「我的小說已經好幾個月沒進展啦!
要是能看到窗外搞不好還有點靈感呢...」

「兄弟,你就可憐可憐我這個快見上帝的老頭吧,
別跟我搶床位呀。」

「得了得了,你再說說外頭有什麼景色吧?」

「啊啊,街角那裡來了個牽著小孩的大美人...」

(數日後某晚...)

「嗚...嗚...」

「老頭,老頭!你怎麼了!?」

「兄...弟...我...噗!(吐出鮮血)」

「你等等!我馬上幫你按鈴叫護士來...」

「謝...謝...(痛苦貌)」

「(遲疑著,手指放在按鈕上)...」

「咳...咳...」

「老頭啊,你別怪我,
就像你說的,你再撐也不過幾天。

我的小說再不交出來,
一家人恐怕得睡馬路啊...(將手從按鈕上移開)」

「嗚!!(眼睛瞪大,吐血,死了)」

(翌日早晨)

「作家先生,別難過了,
老先生在您睡著時發作,您也沒辦法啊!」

「謝謝妳...」

「來吧,我幫您把牀位換到靠窗這裡。」

「嗯嗯...靠窗一點...空氣也比較新鮮吧?」

「呵呵呵,作家先生真愛開玩笑呢!」

當天下午,作家在病房中自殺。

解答見此:請反白


「這面窗戶設計不良,被一面牆給堵起來了!
只是掛著窗簾意思意思而已。」
護士笑著說。

靠窗的老頭為了讓作家打起精神,
杜撰了窗外的美景。

譯者隨筆:

「當窗外樹上最後一片葉子落下時,
正是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

「先別說這個了,
你看這個乾燥樹葉書籤不錯吧?」

圖片來源:我笑故我在

原文見此:
窓際のベッ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