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5月9日

意味怖:進京趕考


(本文中的圖片可能造成不安)

這是去年發生的事。

家住南部的我,考試前一天就北上,
想在當地找個便宜的旅館住。

來到一處裝潢還不錯的商務旅館,
聽說其中某間房能夠半價優待,
我不假思索的就Check in了。


當晚和家人通電話報平安,
提起找到便宜房間的好運氣。

「特別便宜的房間啊...
房間裡有掛海報或是畫像嗎?」

媽媽問了。

我環視房裡,看見一幅女性的畫像。


「畫像後面有放什麼東西嗎?」

媽媽又問。

好像有幾個像御守那樣的小布袋,
但是畫框釘死在牆上,背後看不太清楚。

媽媽掛上電話後,
我洗了澡躺在床上,想早點休息。

打開書本複習了一下,還沒有睡。

打電話問櫃台能不能換個房間,結果不行。

今年我應該會住價格比較高的旅館。


譯者隨筆:

不須反白,也沒有解答。

這次嘗試翻譯的是意味怖中的奇行種。

以前的文章中提過:
意味怖是種要搭配"答案"才顯得恐怖的文體。

但追根究柢,
意味怖本意只是"若瞭解意思會很恐怖",
只要讀者想像力豐富,
就可以創造出各種"可能恐怖的意思"
並沒有強迫一定要有"答案"不可。

本文的問題有三:

母親的提問?
為何不睡覺?
為何換房間?

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後半段欲蓋彌彰的寫法相當出色,
留白感極佳,故譯之。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受験で上京

2 則留言:

  1. 不瞞您說,
    您的文章是我每天上班的動力

    這篇雖然跟意味佈的中心思想不合
    (根本沒讓人搞清楚意思XDD)

    但偶爾穿插之,的確很有意思

    很佩服您挑文章的品味
    謝謝

    回覆刪除

  2. 原本打了一串長文作為回應,
    後來想想,決定擴寫後以文章形式刊登。
    在荒蕪稿源中增加一篇,托您的福。

    從事譯作乃自娛自樂,
    溢美之處心領了,在此案過不表。

    談到本文:
    譯者是個容易自己嚇自己的人,
    經常覺得標準答案的存在限制了讀者的想像力。

    本篇在生肉(原文)中同樣有著遮蓋與反白,
    譯者不譯的主因,
    在於原文反白處僅為編輯者"個人的臆斷"。

    既然編輯能有個人的臆斷,
    譯者同樣能有個人的臆斷、
    讀者更能有個人的臆斷。

    建立在想像力上,文中後半段的森然鬼氣,
    譯者相當喜歡,此其一。

    房中掛著的畫,此其二。

    回覆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