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5月18日

意味怖:富翁與流浪漢


平日晌午,我在大街上散步。

鈴聲響起,我接起手機:

「那種小事何必問我,你自己決定吧!」

我果斷地解決了這件事。

現在的年輕人毫無自主性、一點也不積極,
大小事都沒辦法隨機應變,真是教育失敗。

那是我父親的...現在應該說是我公司打來的電話。

富二代?

要這麼稱呼我也沒關係,反正人各有命,
我也不是自願不到三十歲
就得繼承有三千名員工的上市公司。


我在街上蹓達,經過一個公園。

一個全身髒兮兮的流浪漢蹲在路邊,
雙手在土裡扒著,將什麼東西放進嘴裡,
原來他正在挖地上的雜草或小蟲子吃!

我好奇地問了:

「老先生,你為什麼要吃草呢?」

那人抬頭看了我一眼,說:

「因為沒有錢...沒有錢吃飯...」

「好可憐啊!你來我家吧,我招待你。」

「這...這怎麼好意思呢?」

「別客氣了,你跟我來吧!」

「嗚嗚...您真是個大好人
我還有個太太在家裡挨餓,
可以連她一起帶去嗎?」

解答見此:請反白


「當然沒問題囉!反正我的庭院很大。」

要請他們吃草啦!


譯者隨筆:

【所謂社會福利】

三餐吃鮑魚的人命令三餐吃白米的人,
每天必須請窮人吃一頓稀飯。

富人談理想,窮人就發笑。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金持ちの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