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6月4日

意味怖:瘀青


人啊...是很可怕的東西唷。

小子,有興趣聽我說個故事嗎?請坐吧。

少爺,也給這位小哥來杯波本。


從哪裡開始呢...?從斑點念國中時說起好了。

斑點是班上一個文靜的女孩,
獨自坐在角落,沒看過什麼人跟她說話,
也沒看過她有朋友。


她一年到頭都穿著運動外套,
夏天跑操場時就推說身體不舒服,
穿著外套坐在樹蔭下。
游泳課就說是生理期,
穿著外套坐在岸邊。

這種人最容易被欺負了吧?

某天班上的女同學把她的外套硬脫下來,
丟進廁所,其他同學在一旁鼓譟。

這時大家都看到了,
她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也有一些香菸疤,和刀割的痕跡。

脫她衣服的女孩嚇傻了,站在原地。
只見她默默地將自己的外套拿回來,
穿上外套,走出教室,那天沒見她再回來。

之後誰也不敢對她動手動腳戲弄她,
只是幫她取了個「斑點」的綽號,
像什麼珍禽異獸似的遠遠觀望著。

嗯...?你問有沒有人去報告老師?

這時候當報馬仔,簡直就是自願代替她被整!
你沒念過國中嗎?

我回家之後和父母談起這件事,
媽媽說斑點的家庭不太正常。

她爸沒工作,整天喝酒,
興頭一來就把她和媽媽當成沙包。
母女倆經常相視對泣,但也沒什麼辦法。

斑點就住在我家旁邊,
這麼一說,確實經常聽到隔壁傳來叫罵聲和哭聲。


國中畢業後幾年,
我偶然發現朋友和斑點念同一個高中。

於是我問他:

「斑點她應該每天都默默坐在角落念書吧?」

友人答道:

「咦?沒有喔,她經常和班上的人玩在一起,
風頭滿健的呢!」

「怎麼可能!是不是你搞錯了?
我印象中斑點很安靜耶!」

「我聽說她國中時因為家暴所以個性怪怪的,
但是她爸前幾年好像喝酒喝掛了,
之後愛美同學(也就是斑點)就跟正常人沒啥兩樣囉。」

「家暴真是害死人...那她媽媽應該也好很多了吧?」

「前陣子母姐會有看到她媽媽,好像很疲倦的樣子。
可能一個人養家太辛苦了。」

我點點頭,和朋友聊了其他話題。

又過了幾年,我在城裡念大學。

某日回到老家,
正好遇到斑點的媽媽在門外掃地。

她看見我,熱情地打招呼:

「哎呀,好久不見了呢!聽說你在外地念書啊?」

我對阿姨的態度有點意外,回應道:

「是啊,剛好有連假所以回來一趟...
阿姨氣色不錯呢。」

她一聽,開心的笑了,擺擺手說:

「稱讚像我這樣的歐巴桑,也不會有什麼好處唷。」


我也笑了,隨口問起:

「斑...愛美同學呢?現在跟您住在一起嗎?」

阿姨臉色黯下,說:

「愛美去年發生車禍...過世了。」

我嚇了一跳,連忙道歉:

「對不起...我不知道。」

阿姨很快恢復正常,拉著我的手說:

「別在意這種事,進來喝杯茶?你很久沒來了吧...」

解答見此:請反白


「大叔,這個故事...和『人很可怕』有什麼關係?」

「(啜著威士忌).........」

「家暴的爸爸死了,女兒和媽媽終於快樂的生活。
這不是挺好的嗎?」

「是嗎?你是這麼想的啊?」

「總之,謝謝你的威士忌和故事,我就先走了。」

「(點點頭,啜著威士忌).........」

斑點的父親死後,
斑點的母親繼續受到斑點的虐待,
直到斑點死去。


譯者隨筆:

能夠判斷是非善惡的力量,
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你為什麼稱我是"良善的"?
除了  神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
(路:18:18)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斑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