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6月18日

意味怖:側寫的準確率



"唰"

室友用力將手上的報紙闔起,
往桌上一丟,幾份報紙和雜誌堆成一座小山。

接著,室友起身,雙手交叉背後,
若有所思地在狹窄的六坪大和室內踱步。

「夏天這麼熱已經很煩了,
你在這晃來晃去的,我頭都昏啦!」

坐在地上,
我拿著看到一半的漫畫,有點不滿的道。

「噓!我在想個重要的推理,你別窮嚷嚷。」

室友向我一揮手,一副大偵探的派頭。

我懶得起身,在地上滾了兩圈,
來到堆滿報紙的圓桌旁。

「幼兒殺人事件,本月第四起,家長震恐。」

隨手拿起一份報紙,我將上面的標題念了出來。

「沒錯!這絕對是同一人所為。」

室友雙手抱胸,伸起食指,斬釘截鐵地說。

「喔?」

我側頭看著他,鼓勵他說下去。

「我從報紙上蒐集許多資料,根據我的側寫,
兇手應該是男性,身高 170 公分,體型苗條偏瘦。」

一面生動地比劃著,室友滔滔不絕。

「兇手的父母應該有暴力傾向,
對年幼的兇手造成很大的心理陰影。」

「不過兇手平常應該是形象溫和的人,
可能還有一些古典或是富有品味的愛好。」

室友一面說著,將這幾點記在筆記本上。

「喔喔!聽起來挺像一回事的呢,不簡單啊~」

我由衷地拍了拍手。

「嘿嘿,沒有啦,只是隨口說說。
浪費這麼多時間空想,我還真是中二病長不大呢...
啊,你想喝飲料嗎?我去買。」

室友露出笑容,起身問道。

解答見此:請反白


意味怖定律之一:

「"我"就是兇手」

然而室友最後何以突然改變態度呢?

他驚覺到"我"就是兇手。

譯者隨筆:

譯者在《感應少年EIJI》裡,
第一次接觸到側寫(Profiling)這個概念,
一時驚為天人,因此追著這部漫畫看到完結篇。


有趣而富有創意的劇情,
古怪多元的殺人模式,
作者對於屍體的熱愛與詳加描繪,
堪稱少年向作品中之一大異數。


可惜後半段獵奇懸疑風格大走鐘,
變成主角威能連放的熱血漫畫。
對這個階段的唯一印象,
只剩「志摩的ㄋㄟㄋㄟ,讚!」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プロファイリン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