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7月18日

意味怖:躁鬱症的老師



這大概是三年前發生的事。

我當時是個流浪教師,
遊走在全國各地的高中職裡。

當我到某高中報到時,教務主任告訴我:
前一個專責老師 (簡稱A) 因為躁鬱症而回家休養,
於是請 B 老師與我暫時頂替。

幾個禮拜後 A 老師康復回到學校,
同事們幫他辦了個歡迎會。

會上,A 老師十分侷促,始終板著一張臉。

沒多久,A 老師突然開口,說了:
「讓我繼續當老師真的好嗎?」
「沒有我也沒關係吧...?」這類的話。

大家在旁替他打氣:
「少你一個差很多啊!」
「打起精神來!大家都會支持你的!」
A 老師的表情才稍稍平復過來。

某日,我在辦公室備課。
一旁還有幾個沒課的老師,
以及正在談話的 A、B 老師。

A 老師似乎向 B 老師問了幾個問題,
B 老師神情輕鬆地回答,
A 老師點點頭,沒說什麼。

隔天,
A 老師的媽媽打電話到學校,
告知 A 老師的死訊。

解答見此:請反白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
導師都是你在扛,真是辛苦了。」

「不用客氣,一個人弄我也學到很多,
我還要感謝你呢!」

「這段時間班上同學們還好嗎?」

「很好啊!這次段考全班總排名還進步了六名呢!」

果然少了我也沒關係吧?

譯者隨筆:

原文並非意味怖,而是個平舖直述的小故事。

在原文中,B 老師的欠揍度很高,
譯者認為這樣模糊了 A 老師精神病設定的意義,
因此將 B 老師的發言改得較為中性。

對於社會來說,
統一將自殺者戴上「抗壓性低」的帽子,
無疑是最輕鬆省事的做法。

這個世界對心理症患與自殺者並不友善,
我對此深感遺憾。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ほん怖】躁鬱病の教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