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7月25日

意味怖:升學壓力


「1661471...1661476...1661479...」

「結果沒有啊...?」

------

大我兩歲的姐姐去世了,

那年我剛進高中,家人都為我高興。
沒想到過幾天就傳來姐姐的死訊。

爸媽對姐姐期望很高,
我也深以有這樣優秀的姐姐為榮,
處處向她看齊。

沒想到人是如此脆弱,
一瞬間煙消雲散,連回憶都捉不住。

------

兩年後,為了大學聯考特訓中的我,

忙裡偷閒來到客廳陪爸媽看電視。

NHK 正在轉播太平洋戰爭的【沖繩之戰特輯】,


牛島滿、首里、神風特攻隊。這些名詞,
讓整天泡在課本中的我心裡突地一動。

看到戰爭殘酷的景象,
溫柔的媽媽暗自垂淚。

爸爸一如往常露出有點興奮的表情,

看著電視,大腿一拍,對我說:

「這些人都是真漢子啊!」

「真正的大和民族不會懷抱羞恥苟活在世上,
就算切腹自殺也在所不惜!」

我看著爸爸,勉強地笑了。

「或許我也將死」的念頭令我毛骨悚然。

解答見此:請反白


姐姐為何而死?

在父親從小「不成功毋寧死」的洗腦下,
姐姐大學聯考落榜而自殺。

現在輪到我了...

譯者隨筆:

怪獸家長的成因是:

以為世界應該繞著他轉

對老師如此、對學校如此、
對社會如此、對國家如此、
對媒體如此、對孩子亦是如此。

「我是為你好」糖衣包覆著的,
沒有一絲親愛之情、感覺良好的自我膨脹。

怪獸家長最大的受害者,
就是他們的孩子。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受験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