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7月31日

意味怖:意念殺人


「如果眼神能殺人,你早就死了。」

這句有點俗氣的台詞,
對我來說卻是一生的十字架。

我是死神。

這當然是文學上的誇飾,
我並不是死神。
我有爸爸、有媽媽、有戶籍身分證健保卡,
所以我是一個人。

而我也是死神,帶來死亡的不祥之人。


讀幼稚園的時候,
我和班上的男生吵架。

我極恨他,希望他去死

隔天他死了,死在家裡

念小學的時候,
有個老芋仔教師看我不順眼,
經常找機會修理我。

某天他當著全班的面賞我一巴掌。

我極恨他,希望他去死。

隔天他死了,死在家裡

中學時,
我對最親密的好朋友坦白,
告訴他我擁有致人於死的能力。

他把這段話一字不漏地在班上公布,
我成為眾人霸凌的對象。

我恨他,也恨動手打我的那些人。

隔天,全班只有一半人能來上課。

他們全死了,死在家裡


我恨的人,就會死。
我希望他死,他就會死。

不祥之人的生活是晦暗的,
我難以獨自承受。

某日,我對父母坦白自己的能力。

父母當然十分震驚。

媽媽一把抱住我,對我說:

「不論如何,我們永遠站在你這邊。」

我安心在母親懷裡大哭一場,
釋放十數年來獨自承受的壓力。

隔天

我的父母死了

死在家裡

解答見此:請反白


我不想殺他們,
他們卻死了?

為什麼?

"我"的能力並不是"我"以為的:

「殺死我想殺的人。」

而是「殺死想殺死我的人」。

譯者隨筆:

肢障者、心障者的雙親,
在看著別人家活蹦亂跳的小孩時,
會不會有一點,哪怕只是一點點,
憎恨起自己、以及自己的孩子呢?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死ねと思った人間を殺す能力

6 則留言:

  1. 文末的圖很有意思耶,看起來科學比較有幫助,讓沒腿的奔跑了,假以時日,真的能作出一隻腿給裝上,就天下太平了,只是自己心裡,是不是仍然還缺一隻腳,只怕不是外面那隻腳能彌補。

    回覆刪除
  2. 誠然如此。

    宗教、科學、政治、藝術、主義、道德等等,
    因時因地因人而異,各取所需、沒有對錯。

    硬要將之分出高下,
    才是問題的根源。

    回覆刪除
  3. 喜歡獵奇的文字跟事物,謝謝翻譯喔,好精彩呢!

    這篇看完以後有種淡淡的哀傷(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謬讚,
      我通常都是為了回留言才重看自己的文章,
      這篇確實頗為哀傷。

      刪除
  4. 那一點點,瞬間的念頭,
    是讓自己偶爾都心驚,但確實存在的人性。
    隨筆有感。
    啊…說好的收工食言了
    難得有空太想來看文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而那一點點確實存在的人性,
      哪怕真的只是一點點,
      人們通常選擇忽略了的一點點。

      對於我來說,卻是人性的全部。

      隨時歡迎啊,
      也希望您經常說說感想,
      您的回應十分有趣。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