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8月6日

意味怖:我做了個夢



最近多接了幾個案子,經常加班,
離開了事務所已是深夜。

沒辦法,不打拼一點哪有錢付Jaguar的貸款啊。

坐進車裡,聽著引擎發動的轟隆聲,
我感到十分充實。

回到家門口,
這棟別墅是社區的地標,
鄰居們都知道某大建築師設計了自己住的房子,
總是津津樂道,我也時有耳聞。


轉開大門,妻子聽見聲響,迎面走來,
替我將公事包拿去放好,
待她轉身,我從後面一把將她抱住。

「真是的~先去洗澡吧,我替你熱菜。」

妻子嬌羞的將我推開,
我笑著,走進浴室。


洗過澡後精神好了許多,
我饒富興味地聽妻子談著女兒在學校的表現。

可惜女兒已經睡了,
否則我一定會給她一個擁抱當作獎勵。


(幸福的生活)

躺在床上,我心想。

身旁的妻子發出輕微的鼾聲,
柔軟的大床、輕盈的絲質被單,
傳來一種令人安心的香味,
我不禁也沉沉睡去。


直到那夢境再度出現。


冬夜中,我瑟縮在便利商店附近,
眼睛死盯著超市員工將過期食物拿出來丟。

一旁好幾個和我一樣的街友,
前一秒還在互吐苦水,彼此療傷,
下一秒恐怕又得為爭搶食物大打出手。


凍徹心肺、寒風刺骨,
我雖強打精神,卻又忍不住打起瞌睡......


「老公?怎麼了?」

坐在餐桌前,眼前的妻子看著我,神色擔憂。

「沒...沒什麼,可能剛起床有點低血壓。」

上一秒還是街友的我,
夢醒後一時之間竟然有點無法適應。

「最近太累了吧...加班加得太兇囉。」

妻子說。

「嗯嗯,我今天會早點回來...」

過期便當的酸味、寒風、以及揮之不去的絕望感,
還沒從我的腦袋裡離去。

我甚至聞到了自己幾天沒洗澡那獸類般的臭氣。


當天晚上,吃過了消夜,
我躺到床上,夢境又出現。


不知何時已是夏天了,
我對於飲食的標準放得更低。

只要沒有長蟲,就是食物,
臭酸什麼的根本是家常便飯。


我在夢裡足足過了兩個禮拜。

夢醒之後,恍如隔世。

妻子看著我的表情也越來越擔心。


當我待在夢裡的時間首度超過一個月時,
我決定去看心理醫生。

向事務所請了假,
約好明天下午的診療時段。

吞顆安眠藥,我打算一覺到天亮,
隔天看個醫生,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問題。


將養在人家門口的狗一腳踹開,

我搶了剩飯就跑。

躲在公園的樹蔭下,
我狼吞虎嚥著。

靠著資源回收和偷雞摸狗,
我頑強地活著,活在夢裡。

已經是第四個月了。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一朝夢醒,
我已回到家人身邊。

解答見此:請反白


第六個月...

我幾乎都要以為這個夢境才是真實了...

不行!一定要堅持下去...

"我"以為的真實才是"我"作的夢。

譯者隨筆:

"不會醒的噩夢"與"惡夢醒後還是惡夢",
可說是夢題材詭異作品的雙璧。

夢境與真實生活的共同之處在哪?

在於同樣身不由己。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私は都内で設計事務所を経営している。

1 則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