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8月19日

意味怖:寵物心療法



大一時有個同學經常請假,
偶爾來上課也總是獨自沉默的坐在角落。

當時我被選作班代,
對同學們有種奇妙的責任感。

於是主動坐到他旁邊,
和他分享筆記,偶爾聊聊天。

經過一段時間,
我才知道他家族有精神病史,
他自己也患了半重不輕的憂鬱症,
經常需要回診看醫生,所以時常請假。

雖然我沒有與心理症患者相處的經驗,
不過或許他感受到我的誠意了。
我們慢慢有點交情,
他甚至偶爾會一起參與同學們的活動。

過了一個暑假,
我發現他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
開朗大方、談笑風生。

同學們非常意外,
但他們歸功於我"感化"了他。

事實當然並非如此,
我在南部老家閒晃了整個暑假,
沒有和他碰過半次面。

某日,我半開玩笑地問他:

「你最近活潑許多呢!交了女朋友嗎?」

他先是一愣,大笑說:

「哪有這種事,我只是接受了新的治療而已。」

「新的治療?」

「是啊,你看。」

他拿起手機,在我面前滑動著,
一張張動物的照片從我面前飛過,
有狗、有貓,也有小鳥和烏龜等等。


「這是什麼樣的治療...不會是吃狗肉吧!?」

我緊張的問。

他瞪了我一眼,無奈的說:

「這是動物療法啦!
就是讓患者和不同動物一起開心玩耍的治療方式,
在國外行之有年囉!」

「...只要一起玩就好?」

「是啊,很有效的呢!你看我就知道。」

「啊...那倒是真的,不過原來你喜歡小動物啊?」

「本來沒什麼感覺,
不過看到牠們明明脆弱卻那麼努力的活著...
就會發現自己總是怨天尤人的...很不像話呢。」

他滑著手機,臉上露出溫暖的笑容。

「真是太好了呢...啊,這隻好可愛!」

我勾著他的肩,和他一起看著手機裡的照片。

解答見此:請反白


明明脆弱卻那麼努力的活著
明明脆弱卻那麼努力的活著
明明脆弱卻那麼努力的活著

他以虐待動物看牠們拚死求生取樂。

譯者隨筆:

「看看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
還有在戰火下餓死、被殺死的非洲饑民,
難道不覺得自己應該更努力的活著嗎?」

如果快樂必須建立在與悲傷相較之上,
那麼也許我寧願繼續忍受痛苦。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動物が大好きな奴&オシャレな美容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