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8月1日

意味怖:有點古怪的青梅竹馬


幼馴染(おさななじみ)

羅馬拼音:OSaNaNaJiMi

中譯:青梅竹馬。


------

我和愛子是同班同學,
也是從小一塊玩到大的鄰居。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吧?

但是愛子不是那種會跳到床上叫你起床的青梅竹馬。

該怎麼說呢...?

愛子她有點...有點古怪。


第一次這麼覺得,是小時候的事。

當時我抓了一隻甲蟲,
小屁孩似的往愛子身上丟。

愛子先是嚇了一跳,
接著輕輕拿起停在身上的甲蟲,端詳著。

然後用手指一捏,指尖插進甲蟲的腹部,
甲蟲的腿一陣痙攣,鼓足餘力拍動著翅膀,
綠黃色的汁液流了出來。

愛子歪著頭,
在甲蟲的肚子裡攪啊攪,
將牠的肢體一一拆解開來,
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手上,盯著。

接著,愛子看向我,
原本疑惑的眉頭一鬆,說:

「牠死掉了耶」

笑得像天使一樣。


國小時,某日中午就放學,我們一起回家。

時值夏季,氣溫炎熱。

我們走在小巷裡,
愛子突然逕自往道路一角走去,蹲在路旁。

我來到她身邊,
看見地上有一隻被車輾斃的小狗。

雙目突出、肚破腸流,
舌頭吐出拉的老長,懸在嘴邊。
褚紅色的血液凝結在白色狗毛上,
蒼蠅在小狗的唇邊、還有肚子的傷口旁徘迴。

臭氣難忍,我正想離開,
發現愛子拿起隨身攜帶的雨傘,
翻弄小狗的傷口。

更多蒼蠅從裏頭飛出來,
一些無以名之的臟器、血管、筋脈在裏頭隱隱發亮。

隨著雨傘的擠壓穿刺,
從傷口中流出塊狀的膿血。

我當場就吐了起來,扶著牆乾嘔著,
愛子依然在探索著那具狗屍,
一派全然純真而好奇的表情,


國三那年,愛子的母親去世了。

我和家人前去靈堂捻香,
想起經常照顧我的伯母,
我哭得像個女孩似的。

愛子的父親表現得十分堅強,
握著我爸爸的手,感謝我們一家前來。

淚眼矇矓的我,在人群中尋找愛子,
想著也許自己可以給她一點安慰。

發現愛子站在母親的棺木前,
定定看著母親的遺體,露出微笑,
那氣氛讓我突然喪失了向她搭話的勇氣。

愛子的父親發現我正注視著愛子,難過的說:

「那孩子這幾天一直是這樣...
大概是刺激太大,精神受到打擊了吧?」

我點點頭,不置可否。
甲蟲和小白狗的回憶跳進我腦海裡,
我不禁懷疑起,
愛子莫非正為能夠欣賞母親的屍體感到愉快?


隔年,我們升上高一。
愛子的父親失蹤了,生死未卜。

父母讓已成為孤兒的愛子暫住我們家。

當天晚上,
愛子把自己關在房裡,
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我寫了張卡片從門縫中塞進去,
希望能多少安慰一下她。

沒多久,哭聲暫息,
卡片從門縫下被抽了進去。

「謝謝你...」

愛子的聲音從門裡傳出,
抽搭抽搭的哭腔。

(畢竟還是個正常女孩啊...愛子...)

我放心離去,
覺得這個和我相識十餘年的青梅竹馬,
終於又重新熟悉了起來。

解答見此:請反白


少女為何落淚?

為不能親眼欣賞父親的屍體而落淚。

譯者隨筆:

中年鮪魚肚條碼頭大叔,
用雨傘翻路旁死狗-

噁心之至

黑長直髮小圓帽可愛羅莉,
用雨傘翻路旁死狗-

頗有奇趣

「萌」與「獵奇」,
觸動的也許是大腦中的同一區域。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僕には幼馴染の女の子がいた

4 則留言:

  1. 哎哎哎哎
    順著看下來腦中自然有了答案。
    不過翻屍體的小蘿莉還是敬謝不敏。(逃)

    回覆刪除
    回覆
    1. "順著看下來腦中自然有了答案"
      這種東西看多了腦袋會變成意味怖的形狀唷XDDDD

      翻屍體的小蘿莉是本篇文眼,寫的時候很有樂趣。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