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10月8日

意味怖:只有我注意到了


離開辦公室,
走進了臨近的小館。

午餐時間,處處擠滿人群,
站在櫃檯前,不耐的盯著店員。

外帶請填菜單喔

老闆我的好了沒

牛肉乾拌是哪位的

小姐你找錯錢了

整個世界的喧鬧和生機都集中在午餐時間的小館裡。

我走進室內,來到櫃台前,點了今日特餐。

翻閱著桌上的舊報紙,
外場大媽匆忙的將餐盤往我面前一丟,
菜湯濺出,在報紙邊緣留下了油漬。

午間新聞裡的高學歷主播,
報著與他們全然無關的低智商新聞;

眼前的低收入白領,
談著與他們全然無關的高金額投資。

吞下了最後一口維持生命的、無味的午餐,
將殘羹剩肴留在桌上,我站起身,理理衣服。
向櫃台的店員點點頭,走出店門。

那件事,除了我以外誰也沒有注意到。


解答見此:請反白


我沒有付錢。

譯者隨筆:

如何?
這個解答如何?

你生氣了嗎?
看完之後生氣了嗎?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俺がいつもの定食屋で昼飯を食っていると

10 則留言:

  1.  看插圖突然想起夏目漱石的《我是貓》的第一句話

    「我也常思考著,如果有下輩子我想要當老師呢
     這種只要睡覺的工作,對我而言實在是太輕鬆了」

     如果主角是有著靈性的小動物,不付錢也是很正常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有看過夏目漱石的作品,對於日本經典作家認識甚少,
      嘗試看過川端康成的美麗與哀愁,不到一半便覺冗沓(苦笑)。

      早期作家鍾愛芥川龍之介,現代喜歡乙一或是平山夢明;
      東野圭吾與西澤保彥頗有佳作,唯獨不愛村上春樹。

      刪除
  2. 如果少掉第一句跟點餐那句,整個故事解釋成樓上的小動物說,
    也是十分合理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故事甚至會讓人有一種,主角吃到一半就消失的情況
       今天又是最後一天,可能有同學認為是哪裡的好姊妹呢

       個人立場暫時無法相信鬼神之說,如果故事答案是這樣
       對我而言就像夢結局一樣的欺騙行為,根本是不允許的

       就算會漏洞百出,在不影響作者以及其他閱讀者的情況
       我也會努力想辦法做出較合理的推論,這答案參考就好

       話說這個答案出現之後故事就不恐怖了,我做了什麼啊 
       無論如何,真的非常謝謝您願意指出我的回答的問題呢

       不過,有多少寵物是真的把主人的家裡當成自己家呢?
       說穿了人也只不過是老闆,有沒有情感又是另外一回事

       當然如果那個小動物是貓,就整個情況都反過來了啦!

      刪除
    2. "如果故事答案是這樣,對我而言就像夢結局一樣的欺騙行為"

      我完全認同(望向某倪姓著名科幻小說家匡)。

      外星人、未來人、超能力者或是超自然力量,若非情節特殊,否則我通常不取為素材。

      當然,萌者例外。

      刪除
  3. 噹我懷著凝重的情緒看完解答後
    我的感想是 : 喔YA 賺到惹XDDDDD
    不過現實生活我會去付錢拉 噗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實生活中,我大概會根本忘記了自己忘記付錢這件事,
      然後再忘記自己曾經忘記自己忘記付錢的這件事。

      簡單來說是個海馬體萎縮的概念。

      刪除
  4. 未看先猜沒付錢。

    乙一對文字的掌控度很高,鍾愛之。
    村上春樹是沒道理的不行呢,簡直是世紀之謎。

    因我嘮叨如此,默默拿下"默默"兩字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意味怖這種文體只要用「意味怖視角」看基本上就毫無難度。
      讀者可以輕鬆掌握閱讀的訣竅,創作者也可輕鬆掌握書寫的訣竅,
      非常容易形成某種僵化,我雖感遺憾卻也難以自拔,只能一嘆。

      刪除
    2. 路過兄的留言乃是我近日進入後台的主要理由,請千萬不用客氣。

      姑且不論乙一本身的文采,驚人之處在於他能左右開弓,
      黑白乙一的風格迥異卻揮灑自如,不論驚悚懸疑或是熱血溫情都游刃有餘。
      甚欽羨之。

      村上春樹所讀不多,唯獨【爵士群象】與【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而已,難以議論。【挪威的森林】幾次翻開又闔上,實屬怪事。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