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10月9日

意味怖:自殺的友人


「怎麼了?心事重重的樣子。」

平日午後,
我與愛子坐在沒什麼客人的咖啡店裡。

繪師:カントク

「我已經快要十五歲了...」

「我知道啊,好像是下禮拜生日吧?」

「嗯...」

「過生日不是挺好的嗎?妳煩惱什麼?」

愛子拿著調羹在咖啡杯裡轉動,
右手撥弄自己的頭髮,說:

「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
之後我就一直和媽媽生活在一起。」

「嗯,令堂獨自帶大妳也很辛苦呢。」

「在他們的離婚協議裡,
我年滿十五歲之後可以重新選擇自己的監護人。」

「喔?」

我從小就認識愛子,這件事倒是第一次聽說。

「所以妳打算和誰一起生活呢?」

我問道。

「我其實很想念爸爸...
如果可以選,我希望接下來能跟他一起生活。」

「哇!那阿姨一定很難過。」

「所以我昨天跟她大吵了一架...」

愛子把下巴放在桌子上,垂頭喪氣的說。

看著愛子的可憐樣,我拍了拍她的頭,
不知該說些什麼。

那大概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

結果愛子沒有過成她的生日,
我們碰面的隔天,愛子在浴室裡割腕自殺。


我去參加了她的葬禮,
靈堂擺著愛子的相片,
阿姨坐在一旁,全身黑紗,
手上拿著一條白絲巾,不住拭淚。

我趁著撚香時輕聲安慰了阿姨幾句,
阿姨握著我的手,像是感謝。

「可以看看她嗎?」

我問。

阿姨遲疑了一下,點點頭,什麼也沒說。

愛子躺在還沒上蓋的棺木中,
眼睛放鬆的閉著,
長長的睫毛在白皙的眼瞼上顯得黑亮,
表情安詳,像是睡了。

與愛子的回憶突然湧上心頭,
不知哪來的勇氣,我握住了她的左手,
冰冷而毫無生氣的觸感傳到手心。

雖然經過化妝,
但是愛子的腕間仍留著一道道傷痕。

那時我才真正感覺愛子已經死去。

和阿姨告別後,我回到家中,
從書房的抽屜拿出一張其實更像是情書的生日卡,
點起一根火柴,看它從邊緣慢慢燃起.....


解答見此:請反白


愛子是左撇子。

譯者隨筆:

原文中對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明顯的暗示,
為了保護讀者的想像力,譯者刻意含混其詞,
還請讀者諸君見諒。

最後的言情小說範兒完全是靈異事件,
寫著寫著不知為何變得很光禹。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先日、俺の幼なじみが自殺した。

2 則留言:

  1. 我還在想你怎麼突然把愛子給寫死了XD

    (PS 喜歡動物收容所那篇)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相當喜歡愛子系列,恨不得能多寫一點他們的故事。

      後來養成了只要不思議系女角通通叫作愛子的壞習慣...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