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12月3日

意味怖:癡漢冤罪


周一早上,我搭著電車,
尖峰時刻,車內擠滿了上班人潮。

眾人沉默的滑著手機,聽音樂假寐,
不愧是Blue Monday,
滿車廂的人群瀰漫著肅穆的氣氛。

我站在門邊,被後頭的胖子擠得喘不過氣,
正準備設法挪動身體時,
一道大叫劃破令人窒息的車廂空氣。


「這個人偷摸我屁股!!」


一個身著貴族學校制服的高中少女,
在狹小的空間中指著一名男子,
眼神中盡是怒意。

被指控的男子梳著體面的髮型,
衣冠楚楚、拿著手機,有點意外的看著少女。


眾人不作聲,等著男子的回應。


理理西裝領口,男子似乎不覺得尷尬。

「妳說我摸妳屁股?」

緩緩開口,聲音低沉而有力,
女孩在男子的逼視下矮了一截。

「只有你站在我後面,不是你是誰!」

女孩不服輸的挺胸道。




「現在是尖峰時刻,妳身後不只我一個人而已。
精確的說,應該說只有我一個男性。」

「妳的指控必須-我沒有惡意-以女性不會對同性性騷擾為前提,
同時還要有我是性騷擾犯人的直接證據。」

男子心平氣和、滔滔不絕,
冷徹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少女的雙眼。

一旁的女性有點憤慨,
似乎正想助拳說點什麼。




男子向四周的乘客點點頭,制止了眾人,
拍拍自己衣領上的小徽章,對著少女道:

「請注意,我是個執業律師,
妳剛剛的指控已經對我造成了名譽上的損傷,
我完全願意配合妳,在下一站下車進行調查。」




「但是反言之,如果妳沒有證據證明我是犯人,
我將會對妳、妳的家人、以及妳的學校提告,
要求賠償在妳誣告下所造成的精神與名譽損失。」

男人將話說完,等待著少女的回應。

車廂陷入了一陣沉默,沒有人願意淌渾水。


「對...對不起...
可能是我弄錯了,請原諒我...」

少女垂頭喪氣的低下頭,
楚楚可憐的道。


「我拒絕。」


男子盯著少女,毫無感情的道。

手指在領口的徽章上緩緩撫摸著。



解答見此:請反白


男子正是犯人。

譯者隨筆:

這則故事有點微妙。

在原文中,犯人毫無懸念的是開頭的"我",
這實在有點老套,譯者不甚滿意,
所以直接修改答案。

「那麼恐怖的地方在哪裡呢?」

你會問。


在這世界上存在著一種名為律師的煉金術師,
口念名為「法條」的咒語、
手持名為「程序」的羊皮卷,
將對的變成錯的,將好的變成壞的,
踐踏一切善良與美德、將道德與正義玩弄於指掌中,
運用他們的魔力宰制著數以千萬計的平凡人。


也許這就是恐怖的地方?




後記:

「很精采的演說,那真心話呢?」

「喔,我只是想貼古美門律師的圖而已。」

「我想也是。」
原文見此:
痴漢冤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