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12月4日

意味怖:不認識的人





某日午後,我在公園散步。

秋風掃過地面,落葉滾動如豆。

不遠的沙坑裡蹲著幾個孩子,熱鬧的堆沙堡,
幾個少婦坐在一旁聊天。

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距離,
我靜靜看著、享受著這份安逸。


「你在這裡啊!我找你好久了!」


破鑼嗓子般的嗓音襲來,
我的眼前出現了個中年婦人,
雙手插腰、對著我怒目而視。


(這傢伙是誰啊...?)

看著一副黃臉婆樣的婦人,我疑惑的心想。


見我沒有反應,
婦人向我劈哩啪啦的說個沒完,
模樣顯得偏執而異常。




(看來是遇見神經病了...真糟糕。)

我心中一驚,不動聲色的看著她。


「原來妳在這啊。」

有個男子從不遠處跑來,對著婦人道。

婦人走向他,似乎在說些什麼。


(看來是她的家人,這下我也放心了。)

見那婦人沒事了,我正想走開,
那男子含笑吟吟的向我走來,
邀我去他們家喝個茶聊天。


(這人還滿客氣的嘛!)

反正我也只是出來散步,不妨過去坐坐。

(若是那孩子還活著,
大概也像他那麼大了吧...?)

走在他們身後,我不禁感嘆起過去。



解答見此:請反白


說來還真巧,
那人的名字和我死去的孩子一模一樣。

"我"是個失智症老人。

譯者隨筆:

生、老、病、死。

這是一個怪圈。

我們並非自願來到世界上,
亦非自願離開這個世界。

我們已生、將老、曾病、必死,
無法自拔,更不可逆。

我環顧人生,並沒有什麼非常想要的東西,
唯獨兩者,即使粉身碎骨也想得到:

好死;速死




其他怪談


延伸閱讀:
別讓親愛的家人成為「生命的延畢生」


原文見此:
ワケの分からないこと

2 則留言:

  1. "我們已生、將老、曾病、必死。"精准的令人唏噓。
    每每接觸失智題材,總是十分恐懼。失智是睜大雙眼,凝視死亡的過程。罹患疾病的還可以為生命鬥士,而失智似乎只是種不得不如此罷了。這大概是我最不希望的延續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生命常帶諷刺意味,波特萊爾、尼采等,
      睿智的靈性之火在其死前皆已蕩然無存。

      我亦為此常懷恐懼...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