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4月23日

意味怖:螞蟻與蟋蟀



午後,老人坐在簷下,
陽光斜射,樹影搖曳在老人臉上。

微風扭著樹梢,微弱的唏嗦聲伴隨鳥叫,
老人雙眼微閉,感受這與他有幾分相似的寧靜。

大門口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一個孩子跳到老人身上,將臉埋進老人胸前。

「爺爺!!」

原來是孫子回來了,
假寐的老人笑呵呵,撫著孫子的頭髮,
進屋和兒子媳婦打過招呼,回到走廊,靜靜坐著。

「爺爺,給我說個故事好嗎?」

孫子不知何時來到了他身邊,
怯生生、一付可憐兮兮的樣子。

「好啊,講『螞蟻與蟋蟀』的故事好嗎?」

「那個我已經聽過很多次了!」

像所有孩子一樣,稍微對他好就立刻爬到人頭上,孫子拗著說。

「那你知道這個故事還有後續嗎?」

「咦?」

孫子歪著頭,等待他說下去。



在寒冬中,懶惰的蟋蟀來到螞蟻家門前,
裡頭正快樂開著宴會,溫暖過冬。

蟋蟀無力的敲了敲門,敲門聲被風雪蓋過,
螞蟻們在裡頭,沒有聽見他的聲音,
又冷又餓,他終於昏了過去。


再醒來時,刺骨的寒冷從身上消失了,
柔和的燭光、溫暖的空氣圍繞在他身旁,
還有燒烤著、燉煮著的食物香氣。

「醒來啦?」

見他醒來,螞蟻笑著走到他身邊,
身上還穿著料理用的圍裙。

「我...在哪裡?」

「門口突然傳來好大一聲,
我們嚇一跳,把門打開,才看見你倒在門口,
撞得可不輕呢,你的頭不痛嗎?」

蟋蟀搖了搖頭,摸了額間一下,發現腫了個大包。
在外面凍得太久,竟然完全不覺得痛。

「稍稍等一下,很快就開飯了。」

螞蟻回到鍋爐前,爽朗一笑,回頭對他說道。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

「蟋蟀呢?」

「蟋蟀最後還是死掉啦。」

「欸?怎麼會這樣呢?螞蟻不是救了他嗎?」

「傻瓜,有生命的東西原本就會死的呀。」

「所以蟋蟀不是餓死的囉?」

「沒錯,真是聰明。
爺爺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先進屋裡吧。」

「好~~~~~~」


午後,老人坐在簷下,
陽光斜射,樹影搖曳在老人臉上。

鳥兒不知何時靜了下來。




解答見此:請反白
不難理解吧?

螞蟻把蟋蟀當成過冬的食材。

譯者隨筆:

無巧不巧,筆者曾經寫過【螞蟻與蟋蟀】的童話。
此外還有數篇經典童話的再詮釋在構想中,
一個悲觀、厭世、仇恨生命者,
卻對童書創作抱有奇特的熱情。

所以說人生常帶諷刺性意味。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アリとキリギリス

8 則留言:

  1. 一直有追看《真實之道》的意味怖和怪談,這篇也十分不錯。
    另外,之前所寫如"玉之井分屍事件"之類的報導式雜文很得我心,期望之後可以多寫一點這類型題材的文章。

    回覆刪除
  2. 能在新地方看到舊讀者真是令人高興,怪談本是無心插柳,想不到後來得移植成一個獨立網站。
    我並不是個勤勞的譯者,維持目前的更新速度(每工作日一篇)需要很大的熱情,
    難免也有些重量不重質,像本篇這種水準的作品可遇不可求。

    最後,由於我並不是個勤勞的譯者,因此格外容易被像您這樣的讀者所鼓勵,感謝您的留言。

    回覆刪除
  3. 為了讓筆者開心,我也是從真實之道就一直存在的忠實讀者
    雖然這是首次留言XDD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您的留言,筆者確實非常開心,
      也希望您繼續在本站的作品中得到樂趣。

      刪除
  4. 「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 
                             《莊子.秋水》

     蟋蟀的命本來就不長過不了冬,如果螞蟻盡力的守護蟋蟀到最後一刻
     是非常溫馨的故事;但是如果有螞蟻跳出來說「那我們可以吃它了嗎」
     是非常殘酷而沒有人性的現實,弔詭的是美式卡通總是出現此一結尾
     就讓人覺得很想把導演拖出來打一頓,我他媽相信你到最後耶…(大哭)

     我們兩個看完這個故事,突然想到過去造成轟動的《戰慄的格林童話》
     這系列成書也已經快要二十年了呢,那時候這部作品造成相當大的恐慌
     PTA火大介入調查,連當時的讀者成了爸媽之後都不敢跟孩子說故事

     但其實這些所謂的成人的童話故事,只是桐生老師考證當時的史實資料
     對童話故事在建構出來的腦補創作,在那個輕小說連影子都沒有的時代
     可是非常重要的研究資料,對後來的真實桑以及我朋友這些翻譯意味怖
     的後起之秀更是大為助益的參考經典,有時候被騙也不算是一種壞事呢

     話說我朋友一直希望把意味怖包裝成全年齡向的童話故事,甚至自己想
     有一天當父親把這些故事說給自己的女兒聽,這混蛋還真是沒有節操啊

     他寫的《沉睡的國王》就是把意味怖《夢遊病》寫成正常向的創作故事
     因為作品本來就是斷竹殘簡,而且內文似乎冒犯他絕對不能觸碰的陰影
     所以一不小心就寫成華而不實的宮廷戲了,不過他對故事倒是非常滿意

     雖然覺得摧殘幼苗是不好的事情,但故事連我都覺得很有趣想多看幾次
     就好像看了一場有預設立場的電影一樣,這寫法真的有機會發揮下去呢

     不過依照大家的說法,看來不能整天待在怪談日報…或許該到真實之道
     那樣真正的發源地去鞠躬作揖了,如果有造成困擾在此先向到大家道歉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實之道】原本是個人部落格,
      裡面的內容方向取決於作者當時沉迷的玩物為何。

      後來因為種種原因,
      【真實之道】與作者本人在真實生活的連結慢慢提高,
      充滿負能量的「意味怖」文類不大適合出現在履歷表中,
      因此花了極大的力氣獨立成另一個網誌,
      也藉此將版面調得更符合自己的喜好。

      要說【真實之道】是【怪談日報】的發源地也可以,
      但是兩者的題材具有"極 大 的 差 異",
      若是有興趣,我會建議您看看【真實之道】中的【愛子】和【靡非斯托】系列。

      刪除
  5. 這個故事有印象,記得是在法布爾昆蟲記裏看到的,主人公從蟋蟀變成了蟬,說因爲蟬沒有儲存糧食的概念,一個夏天就知道喝樹汁得過且過,到了冬天反而在瑟瑟寒風裏發抖去跟螞蟻借糧食,但是螞蟻拒絕了它,並且等蟬餓死以後把它的屍體拖回地下當儲備糧。還指出螞蟻在夏天的時候會爬上樹去搶走蟬爲了吸樹汁而鑽開的‘泉眼’。

    那是我頭一次看到有人以強盜和惡人的觀點來評判螞蟻的,震驚了很久。其實別看蟋蟀比較小只比較柔弱,它只有小時候被螞蟻欺負的份,長大了就去禍害螞蟻了,昆蟲之間的相克也是挺耐人尋味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螞蟻拒絕了它,並且等蟬餓死以後把它的屍體拖回地下當儲備糧"

      感謝您的分享,這段非常出色,令我也為之悚然。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