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7月23日

意味怖:文靜的小孩


我有時覺得孩子像台只有高速檔的車子。

玩的時候,可以玩上幾個小時而不見疲態,
回家的路上說睡就睡,完全看不出剛才的野孩子樣。

有小孩的人大概都很有同感吧?


只是我沒有,
因為我的孩子很文靜、非常文靜。

兒子出生之後就不太愛哭,
即使會走路了,平常也就是坐著或躺著,
手中撥弄自己的玩具,安安靜靜。

上小學、認字以後更誇張了,
整天就是捧著一本書,走到哪讀到哪。
沒有和朋友一起去玩,沒有拿著竹棍到處探險,
全身髒兮兮回到家的狀況更是一次也沒發生過,
整天就是讀書和沉思。

六歲以後,我就只看過他的兩種表情:
面無表情、或是微笑。

為了讓他活潑一點,我經常帶著他四處旅行,但是效果不好,
你相信嗎,他是個能在巨雷山礦坑看小說而面不改色的小孩。




某次我們來到了名不見經傳的遊樂園,
他手捧附近舊書店買來的二手書,低頭走著。

我靈機一動,帶著他來到鬼屋歷險,
坐進小火車,電燈關掉、一片漆黑,
火車緩緩前進。

帶著幾分幼稚的得意感,我向他望去,
看見他藉著山洞外照進來的微光,貼近紙面讀書,
對外物不為所動。

這時,漆黑的山洞突然冒出藍光,一個尖銳的噪音響起,
身著白衣、長髮披肩、七孔流血的女鬼從眼前躍出,
製作之粗糙讓我不禁發噱。




我向兒子看去,
發現他抬起頭來望著我,
臉色蒼白,嘴唇瑟瑟發抖。

(果然是個普通的孩子嘛)

看著被嚇壞的他,我心想。

解答見此:請反白

低著頭看書的孩子怎麼會被眼前的女鬼嚇到呢?

作效果用的紫外光在書上映出了什麼?

譯者隨筆:

「所以那小孩到底有什麼故事?」

「沒什麼故事,梗就只有最後那段而已。」

「最後那段?所以紫外光到底在書上映出甚麼?」

「照舊,請發揮想像力,
用特殊墨水寫的字、或是血跡之類都可以。」

「可是這段和你前面的鋪陳有什麼關係?」

「沒什麼關係,
只是突然想寫亞斯伯格小孩和普通人老爸的故事。」

「你知道嗎,我覺得這個題材會比意味怖本身還吸引人。」

「啊,那我又錯過一次衝擊芥川賞的機會了!」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お化け屋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