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8月6日

意味怖:心誠則靈的神社





「歡迎歡迎,哎呀,太郎和幸子已經長那麼大啦?」

「叔叔好~」(X2)

「欸欸,要稱呼人家神主先生啊。」

「沒關係沒關係,孩子們真是可愛呢,果然遺傳到媽媽啊。」

「喂~你說這話太過份啦,我起碼也有一半貢獻吧。」

「哈哈哈,是齁~」

「等等還有地方要去,先讓我們參拜一下吧。」

「當然沒問題,你們剛好一家人都來了,
就讓我說說這個神社古老的傳說吧...」

「得了吧!不就是『只要彼此相愛的人許了同一個願望,
願望就必定實現』嗎?」

「啊?原來你聽過啦?」

「我們從小一塊長大,你聽過的事我能沒聽過嗎?」

「好吧,那就不招呼你們了,神壇沒有加蓋子,請多多捐獻~」




「到現在還是覺得你這麼輕浮的人當神官簡直是褻瀆神明...」

「老公,好了啦!杏子,太郎,過來參拜囉。」

「......」

「都許好願了嗎?」

「好了~」(X4)

「爸爸許了什麼願呢?」

「我這次很聰明,許了『讓所愛的人心願成真』的願,
這樣不管你們許了什麼願都適用啊!」

「啊...我也許了同一個願望,想說這樣起碼有人會中...」

「那太郎和杏子呢?」

「我們許願『希望爸爸的願望成真』~」(X2)

「哎呀,那看起來似乎沒半個人具體許了願吧...?」

「真的耶!簡直就是賣頭髮換梳子的故事...」
「那是什麼故事啊?」(X2)

「有空再跟你們說,話說回來,
神主大人,你這裡有收音機嗎?」

「有啊,你們來的時候我正在聽喔。」

「你這傢伙...該不會是在聽賽馬台吧?」

「被你抓到了,唉嘿~❤」

「別裝可愛了,快放出來吧,我也要聽。」

「你也買啦?我可是費盡全身靈力買了一張,
如果中了也算是見證神蹟,功德一件耶!」

「隨便你怎麼說......喔喔!我那隻現在跑在第一名。」

「啊!我那隻在第三!」

「媽媽,爸爸他們在幹嘛啊?」(X2)

「你們別管...記得以後不要變成那樣的大人喔~」

「什麼!!!騎士落馬!!!」

「哈哈哈,沒想到第三名還能中獎!!!」

「搞屁啊!虧我剛剛還向神明許願能第一!」

「咦?爸爸你不是說希望所愛的人願望成真嗎?」(X2)

「啊,不小心說溜嘴了...」

「看來今天晚上有人回家要跪算盤囉~ 親 愛 的 ~」

「饒命啊!老婆...」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X5)




解答見此:請反白
資訊很多,敘述也很長(純粹是譯者的個人喜好),
但是詭計本身很單純。

為何反而是神主中獎?
妻子所愛的人是誰呢?
孩子們的爸爸是誰呢?

譯者隨筆:

日本的宗教文化很有意思。

數百年來,日本都是佛教混合神道教,
兩種信仰同時存在,
不會有人硬要區分是佛教徒還是神道教徒,
許願拜拜去神社,家裡死人找和尚,
有點近似台灣的佛教混合民間信仰。

基督教、回教等外來宗教,
在日本基本可以忽略,屬於完全的弱勢。
(可能連新世紀宗教如創價學會等還不如)


百分之一的那個就是基督教。

然而神社與寺廟的差別涇渭分明,
神社與寺廟有著完全獨立的美學、習俗、與文化,
不同於台灣宮廟不分,拿香跟著拜。

可是呢,兩種宗教的神職人員規範又十分接近:
都能娶妻生子,經營產業、參與政治、職業世襲,
安土桃山時期的諸侯們"出家"領個法名消業障,
回頭繼續打仗上女人(或男人)也是家常便飯。

武田信玄的"信玄"就是法名,全名是德榮軒信玄

而日本佛教留下來的這個特色,
在台灣"光復"...(嗶嗶!)
呃,我是說"回歸"...(嗶嗶!)
那..."解放?"(嗶嗶!)




總之,在台灣"那個"初期,
跟著撤退來台的和尚們一看到台灣佛門斯文掃地至此,
讓以正統佛教自居的中國僧人非常抓狂,
舉起護教大旗把這些邪門歪道趕出台灣。

最後才還給佛教一個可以


清淨修行...



隱居山林...




潔身自愛...的修行環境。


(導播這段我們跳過去吧?)

不知不覺,隨筆又比正文還長,
日本佛教是個很有趣的主題,也許有機會再和各位聊聊。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願い事

2 則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