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9月17日

意味怖:職業掏耳人




挖耳朵是件很普通的事情。

取一根直通腦門的鐵支,在晦暗陰濕的耳道中爬梳,
刺刺麻麻的觸感,有時搔到癢處,或是形同隔靴,
更常突底一陣刺痛,提醒你挖得太深了。
於是我們樂此不疲的再度提槍上陣,
小心翼翼探索那酥麻的尖端。

挖耳朵的收穫越豐富,越感欣喜;
只有些粉末碎屑,心中空落落的,徒長惆悵,
若是整片、因歲月累積變硬而呈琥珀色的,那才讓人士氣大振。

挖耳朵,就是這麼件平淡無奇的,普通的事,
而如此普通的事,還是有人付錢請人作。


夜市裡多了個替人挖耳朵的攤位,
老婦熟手的輕撫客人的頸間,放鬆了肌肉才能深入。

一寸上下的鐵鉤在她手裡彷彿有著生命
老婦眉眼低垂,全身靜止,
只有持耳勺的指尖微微動著。

叫賣聲、擁擠的人群、乃至於混雜著食物氣息的體味,
被阻隔在老婦佝僂卻莊嚴的身後。

幾分鐘時間,那名顧客坐起,神清氣爽的離開了。
另一個客人無縫補上,乖乖把頭往桌上擱,老婦露出笑容。


這景象沒有維持多久,
老婦的手法依然熟練,技巧如神,
但是客人慢慢不再上門,彷彿躲避什麼病菌似的,
熟客繞開攤位而行,口耳相傳下,生客也逐漸稀少。


我感到疑惑。


來到攤位,我掏出紙幣,
一屁股坐下,老婦的手按向我的頸間。

十五分鐘以後,我神清氣爽的離開,不覺哪裡有異。

一個禮拜後,我搬離了那條街道,
無法面對那裡的鄰居與友人。

生病了?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解答見此:請反白

我因為世間的虛偽與醜惡而病了,病得很重。



掏完的耳朵使人能聽見原先聽不見的東西,
像是旁人在你身後的耳語......

譯者隨筆:

看過男人百分百(What woman want)嗎?
先不討論梅爾吉勃遜有多不適合愛情喜劇,
也不討論海倫杭特的鼻子是真的還是假的。

裡頭有兩幕讓我在多年後仍然記得:


不,不是這幕,
但是這幕我大概會記得很久。

男主角在進行口頭簡報時,
聽見眾人心中的吐槽而侷促不安的模樣;
以及男主角在床上奮戰時聽見床友的內心話後,
來到廁所對著自己的小兄弟發表激勵演說的冏樣。

「能夠聽見別人的真心話」絕對是詛咒,而非祝福。


你知道真正的祝福是什麼嗎?


「讓人永遠無法對你說實話」


你將生活在溫言軟語和滿溢的正能量中


像你的老闆那樣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耳エス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