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9月24日

意味怖:兇手遊戲


深夜,外頭下著鵝毛大雪,
我、山田、橋本、吉田四人在山中的洋館避難。

大廳起碼可以容納二十來人吧?
現在只剩我們四人圍著長桌而坐。

壁爐燃著熊熊烈火,
不時發出"嗶嗶剝剝"的聲響。

「我其實已經快到極限了...」

山田臉色發青,慘白的嘴唇瑟瑟發抖,無比艱難的說。

「別說喪氣話啊,已經撐到現在了。」

坐在山田旁的橋本安慰他,話語雖堅強,
但從我的角度可以看見他的雙腳直打顫。




吉田閉著眼睛,看起來像在想些什麼,
不過也有可能只是不想看見坐在對面的無頭女屍,
就像我不想看見眼前那位一隻眼珠垂在胸前,舌頭外翻的仁兄。




我們本來有16個人,分別來自不同的登山團,
因為突然的大雪逃進這裡。

我們四人進到館裡沒有多久就被迷昏,
醒來時發現自己被鎖在椅子上,只有頭部能動。

然後奇怪的聲音出現,就像奪魂鋸那樣,
逼我們回答各種問題,答錯的人當然是死路一條。


不知多久過去了,不知何時會死的焦慮,
讓我們這4個活人和周圍的12具屍體相比,
看起來也差不了多少。


此時又傳來那怪聲:

「問答已經結束了,比賽也將告一段落。」

「你們之中將有三個人活著,我優待你們,只會殺死自願者。」

帶著擴音器獨特音調的聲音停止。

一片死寂,我們盯著彼此的雙眼,
反芻奇怪聲音話語中的意思。

「甚麼叫作...殺死自願者?」

橋本小心翼翼的提出這個問題。

「不就是有人要出來自願被殺唄。」

我對於故弄玄虛的主持人、和明知故問的橋本感到不耐。

「別...別說笑話了...誰會自願被殺呢!」

山田臉上的肌肉簇簇發抖,大汗直流,顫顫的說。
坦白講,看到他現在的慘樣,
我心裡覺得他也許就這麼嚇死了還比較好。

吉田十指交錯,低著頭,仍然不發一語。

我突然覺得吉田從容的樣子格外刺眼,
接過山田的話頭,我安慰道:


「好啦好啦,一起加油找出讓大家能活下來的方法吧!」


現場陷入一片死寂。

吉田露出了奇妙的微笑。


空氣中傳來音響開啟的細微噪音。

「恭喜活下來的三位參賽者,我們的自願者已經出爐囉!」




解答見此:請反白

這篇不容易讀,即使反白之後大概也不容易讀。


能讓大家活下來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有人自願去死;
"我"提議設法讓大家活下來,某種程度上就等於自願去死。

譯者隨筆: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過一種用法,
打電話或和老一輩人見面時,若是問起近況,
他們常會打趣的回答:「你有要請客嗎?」

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當你在煩惱時,有人來關心,這固然是好事;
但若是那人其實無法解決你的問題又"關心"個沒完時,
偶爾也會讓人無名火起。

譯者性情乖戾,
最為痛恨的就是虛言安慰;其次則是視而不見。


「那麼究竟要怎麼樣你才高興呢?」


我嗎?和所有人一樣,也和你一樣:

不用話語關心,給我錢就好了。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謎のアナウンス

7 則留言:

  1. 看哲這個故事,不知怎麼突然想起一個毫無關係的問題-

    「作為外國學者的你來到了一個鐵幕國家,與當地的統治者見面
     獨裁的統治者今天抓了一百個試圖抵抗他的原住民,將其滿門超斬
     但仁慈的他願意給身為外賓的你一個優待,就是讓你殺一個人

     沒錯…只要殺一個人…剩下的人就將可以得到救贖…你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大家的想法…不過如果是我的話,大概會選擇用自殺作為抵抗吧
    畢竟決定權在身為莊家的獨裁者手上,他還是會把剩下的九十九人都殺死
    我要是愚蠢又這麼的殘忍也別想置身事外,終其一生都得背負殺人的罪惡
    身為證人的我必定離不開這裡,不如用那卑微自我換現場的一百零一個人

    我的理想是連獨裁者的理智都希望能夠拯救,讓大家都能夠得到幸福
    是不是有些不切實際了呢?看來我還不夠資格背負這麼沉重的想法呢

    這個故事很有趣,也期待著真實桑接下來的續作…真的不能閒著的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殺一個 "人" ...如果不限定對象 殺掉統治者就好了啊(統治者是人吧XD? 在這世道上所謂理想不過就是海市蜃樓,它讓你有前進下去的理由,但卻永遠無法觸及..

      刪除
    2. 「理想不過就是海市蜃樓,它讓你有前進下去的理由,但卻永遠無法觸及」
      這句十分出色。

      刪除
  2. 我們本來有16個人
    我們這4個活人和周圍的16具屍體
    人數多了4個, 還以為梗在這裡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一開始也以為梗在那裡 不過把題目看完甚至不用反白就知道答案了= =

      還是覺得多出4具屍體感覺很妙

      刪除
    2. 我到現在才發現譯文有錯(冏),
      不要告訴別人譯者的大學數學考試只有6分。

      刪除
  3. 「啊~你這麼想嗎?你、是、真、的、這、麼、想、嗎~♪」

     本來是想要去拜託朋友創作的,但是在他知道這件事情後
     超沒人性的朋友,故意用某個雙馬尾綠色機娘的聲音說話
     那段帶點嘲諷的語氣,讓我很想穿過螢幕衝過去給他一拳
     不過在我用這輩子最髒的髒話罵人之前,他卻率先開口了

    「不要這麼生氣-你的回答很漂亮,也很合乎水平思考的標準
     但是如果不明白問題本身的意義,那這樣反而會走向毀滅喔」

     於是我決定給朋友最後一點反省的時間,看看他的懺悔話語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爆發這麼嚴重的屠殺,卻沒有人說不對?
     那些人是死有餘辜的累犯,可能想說只要死一個人就贏定了
     獨裁者也真的沒有濫殺無辜,比起國家安全這一百人算少啦
     專家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外人,他死了才會引發國際社會關注
     而人們發現有如此愚蠢的人為他們犧牲,反而存在僥倖心理
     而自殺這種事情對精神異常的殺人魔王而言,是莫大的羞辱
     這樣反而是激化領導和人民之間的關係,讓有心人順勢而起
     說不定還會變成內亂或者外患的代理戰爭,這樣才最可怕勒」

     仔細聽我朋友說的這番話,我可能真的忽略問題本身的重點了
     人的生命不相等值,我居然這麼輕率的就以為可以拯救每個人
     看來說出這句話的自己,恐怕才是最愚蠢的人吧…怎麼辦才好

    「愛、勇氣與希望不是用在這個地方的,要是隨便寬恕犯罪的人
     再度犯錯就無法對法治社會交代,有時讓人死去也是一種慈悲
     不過嘛,我是真的想要去相信這種理想呢…你好好期待今晚吧」

     就好像被人穿過螢幕舔了臉頰一口,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發展勒
     看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大叔對我如此調情,我想今天又睡不著了

    回覆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