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10月13日

意味怖:OL的歸途




夜歸的女子,獨自走在地下道中。

漫長的甬道,燈光昏黃,只有她的鞋跟聲響,
回音像是有人緊跟在後,
她不禁加快腳步。

一百五十公尺、一百四十公尺,
她隱約看見附近公園裡的白色燈光照進出口,
也看見了站在出口旁的男子。

看似剛下班的工人,
一件汗衫披著牛仔夾克,
夾克上噴濺暗紅色液體,
像是檳榔汁,或是血,
衣衫不整、汗涔涔,喘著粗氣。




她寒毛直豎,硬著頭皮往前走去。
一百公尺、五十公尺,高跟鞋聲敲打著地板,
她覺得像是在替自己的性命倒數。

當她甚至可以聞到那人身上的腥臭味時,
全身的神經都作好了戰鬥、或是逃亡的準備。

那人盯著她,打量著她的曲線和面孔,
她可以感到他深吸一口,品嘗著她的香氣,
他與她的氣味在彼此的體內交會,
這種感覺令她極為不適。

然後她走出了通道,重新沐浴在月光下。


當她再次與他見面時,是在死囚房中,
以記者的身分採訪因連續姦殺而被判刑的他。

「你當時為何放過我了?」

她疑惑的問。

「我只是心理有病,不是腦袋有病,
不會襲擊防衛周全的目標。」

他笑著,露出發黃的牙齒。

解答見此:請反白


「是因為我早有警戒嗎?」

「警戒?我才不怕妳呢!
但是妳身後的保鑣看起來可兇啦!」

是鬼、是人?
我不知道,也覺得不重要。



譯者隨筆:

深夜、準密閉空間、女性、腳步聲、危險場景,
有些怪談作者(與讀者)會說這是「氣氛營造」,
而我說這叫「偷工減料。」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一人歩きの女性を狙う通り魔

4 則留言:

  1. 「我用城市而不用聚落來表達村鎮,用巡查而不用督導來表達警察 
     反正最後老闆給的稿費都一樣多,為什麼要用讓人看不懂的字呢」

                             馬克.吐溫

     那些個文學家動不動就喜歡在故事裏面放一堆這輩子都沒看過的字
     雖然想刻意把讀者年齡層提高並不是壞事,但這樣簡直是玩弄人啊

     這是第三次「英雄所見略同」呢,我朋友說早在其實在一個月之前
     就看到故事也能理解這個恐懼,但是表達能力不好加上有別的工作
     所以放棄自己的執著,現在看到真實桑讓氣氛提升到另外一種境界
     我不是想為他偷懶的行為來找藉口,或許這樣也算是正確的抉擇啊

     雖然不知道在平行世界的情況他會怎麼營造這個故事,不過以他的
     文筆來看鐵定沒有辦法達到這種讓人想多讀幾次的情況,真是滿足

     尤其是「我只是心理有病,不是腦袋有病」這句話超讚的,那些個
     無禮狂徒就算知道別人防衛周全也會衝上去送頭,相比之下這罪犯
     真是腹黑又聰明到讓人討厭不起來,這才叫判他死刑都太便宜了啊

     我朋友也經常看到那種雖然沒有什麼艱深的語句,但刺激感十足的
     各種有趣作品,他的工作就是讓大家能夠體會到那原汁原味的感覺
     所以他會做出帶有自己感情的語句,而不是冷酷無情的機械式翻譯

     他是個會把作品一再重看幾遍,然後看看自己能不能達到突破另外
     一種感想,甚至對鏡子的自己說同樣的故事…對如同哥哥的我而言
     真的是個很麻煩的傢伙呢,不過…這就是他建立自我最好的方法吧

     雖然這麼說,但偷懶是不行的…還是找個時間先把他給打一頓好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到令友的生肉來源和我的相同時,心中也是叫苦不迭(笑)。

      沒什麼比發現已經完稿的文章和人撞題更痛苦的事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決定...

      暫時不去對照令友寫了哪些文章XDDDDDDDDDDDD

      我很喜歡您留言文首的引文,
      老美的幽默感常帶務實性質,
      雖不雅、也不美,但令人深感莞爾。

      刪除
    2. 「對不起,我是臥底-」

       與其說是臥底,不如應該說是我們兄弟兩個分工合作
       理性的哥哥負責蒐集資料,感性的弟弟負責創作改寫
       兩個人和在一起,就像創意的矛和傳統的盾天下無敵

       平常我就進去原文看本來的故事,也會找其他的故事
       來跟我朋友分享,至於會不會創作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說到切磋的話,其實您是在跟兩個人在同時交手
       不過即便如此,我們兩個還是比不過真實桑一個人啊
       我們還有不夠成熟的地方,所以只好繼續偷學下去了

       不過其實也不用對照,只要寫出屬於自己的作品就行
       話說回來,我朋友最近晚上不睡覺跑出去假扮王祖賢
       不是不是不是,應該說是跑去您的臉書團大鬧了一場
       希望沒有造成您的困擾,不過看著他陷入疑惑以及能
       從創傷中馬上走出來的情況,這一次我就先饒過他吧

       這句話其實是個人,對這位真正的大文豪名言的理解
       本來說的話用了粗俗且好寫的兩個字,我就蓄勢待發
       用好寫和難寫的兩種名詞,婊自稱文學家那名門正派
       的作家們,希望不會誤解太多跟為您帶來不必要困擾

      刪除
    3. 啊,那其實並不是"我的"粉絲團,只是轉載了我的譯作而已。
      說來慚愧,我並非精力旺盛之人,管理兩個blog與google+已是我能力之上限。再多就沒辦法了(苦笑)。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