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10月1日

意味怖:悲傷的父母


走進家門已是凌晨。

攙著妻子坐下,她的身體埋進沙發,
看著前方,雙眼紅腫,眼神空洞而疲倦。

沉默不語,他回想今早出門的情景,恍如隔世。




一個幸福的家庭出門遊玩,
一對心碎的父母回到家裡,
年幼的孩子在野餐的森林中迎來死亡。


妻子一個疏忽跌倒,為了拉住她,
他失手讓懷中的孩子跌落在地,
從數十公尺的高台上翻滾而下,腦袋直接撞在岩質平台上。

當妻子抱著孩子發出尖叫時,
沾在她衣領上,白中帶紅的體液令他感到格外刺目。


混亂中,他報了警,
隨之而來的救護車、警察、社福團體,
也帶來了更大的混亂。

妻子放聲大哭了幾個小時,
拒絕將"只是暫時睡著"的孩子交給醫院。
他強打精神,勸服了妻子,又和前來協助的人員解釋經過,
看見痛失愛子的兩人,連經驗豐富的警員也為之動容。

幾個小時後,妻子停止哭泣,
睜著紅腫的雙眼看著前方,動也不動。


將孩子的遺體交給醫院,完成了一切作業,
他們終於回到家裡。

坐在妻子的身旁,他說:

「今天真的累壞了。」

「對啊,累死我了。」

妻子回答。


想起接下來的自由生活,
他們不禁感到前途豁然開朗。


作者隨筆:

「令人出生在世上」,是所有美德中最接近惡行的一個。


延伸閱讀:

12 則留言:

  1. 即便遭逢如此人生劫難,還是非常想問一下
    他們夫妻兩個,到底有沒有去賓館開房間呢
    如果沒有就算了,要是有的話就很有意思了

    於公,可以把孩子給生回來在創造新的家人
    於私,以後夫妻纏綿的時候就可以想起孩子

    做過精神異常測驗就會不自覺有這樣的想法
    但很顯然這對父母很普通,是所託非人了呢

    雖然覺得這不是意味怖,只是沒人性的故事
    但是想到這種故事是每天新聞都發生的現實
    就讓人覺得非常難受,意味怖的世界更美麗

    也許原作有更深的意思,還是去學習一下吧
    如果說了不適當的話,也請真實桑不要在意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真的不是意味怖,所以沒有解答。
      我只是覺得為死去子女而落淚的父母眼中,
      都有些許的不真實。

      所以還是要排隊看身心科門診才行。

      刪除
    2. 這夫婦大概可以拿影帝影后了

      刪除
    3. 看來的確是失言了,在此希望真實桑不要生氣
      其實這個故事要改造成意味怖,一點也不困難

      首先是用《精神異常測驗》的方式,也就是我
      上面的格式,做出父母不顧孩子死活沉溺色慾
      表面上看來毫無人性,但其實是最深層的追悼

      不然就是第二種方法,也就是搜救員內心掙扎
      我朋友昨天改譯的作品《強颱襲擊》在湯底上
      跟這個作品是完全一個樣子,但他做了些更動
      讓搜救員感染了另一個第三者,這樣更可惡呢

      話又說回來,即便是同樣的作品我朋友也只是
      將他人的作品更動,算不上是屬於自己的作品

      真實桑居然可以無中生有出,這樣有趣的故事
      不要說我朋友,就是日本的作者都比不上您啊
      看來我們兩個要跟您學習的事情,還多得很呢

      雖然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不過就我來看的話
      就光創作這塊你已經達到我朋友無法作到的事
      我們果然沒有看錯人,能認識真實桑真是幸福

      總而言之,希望真實桑可以繼續讓大家看到更
      傑出的作品,我們也會繼續提升自己的能力的

      至於說到精神科醫師,真實桑還是不要太衝動
      因為朋友經常抱怨,身為精神病患的自己雖然
      固定看診控制病情,但醫生每次只說沒三句話
      然後就開會睡著的藥給他吃,一點意義都沒有
      我朋友還寧願用運動創作,來遠離藥物的控制
      結果藥全部都沒吃,每個月都被醫生關切一次

      刪除
    4. 匿名兄:
      您太客氣了,我的水準還無法侈談「創作」云云,只是自娛娛人而已。

      精神科醫師對其本科系確實學有專精,
      可惜精神疾病-乃至人類自身的空虛與孤獨-
      似乎並非精神學門所能處理之問題。

      近來身心俱疲,束手無策,不知還能在此與讀者諸君相見多久;
      頗有一期一會之感觸。

      刪除
  2. 抱歉,剛才花了很多時間一直在安撫我朋友的情緒

    因為他差一點就因為自己虛偽而不成熟的個人成見
    做出小時候的自己,一直最不能接受那討厭的事情
    當下對人生感到絕望,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讓他平靜
    下來,不過看來今晚又必須強迫休刊了(收起鐵鎚)

    不過我朋友其實也是因為自己的壓力太大才會開始
    閱讀日文,又正好有這個能力跟時間才不知不覺的
    成為供給的創作者的,其實他也只是把別人的東西
    拿來做人情,欣賞他的尊稱他為恩公施主那樣的慈
    善家,鄙視他的怒罵他是強盜小偷如此的犯罪者呢

    其實他什麼人都不是,也不注重別人怎麼看他自己
    但是說他的作品沒價值,會連帶否定他自己的存在
    所以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他的自尊,當他萬一真的崩
    潰時也沒有人救的了他,只能等他冷靜下來再說吧

    醫生說的是對的,他果然還是應該按時吃藥才行啊
    但他說吃藥就昏昏沉沉,無法創作也不能做出決策
    為了保持清醒而抵抗,雖然他清醒是更危險的事情
    不過那畢竟是他自己的決策,勸告無效也不能干涉

    雖然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看來真實桑心中還
    存有疑惑,我朋友看到這個消息心情也受到了影響
    所以今天才要出動記憶遺忘裝置,不過這種是普通
    的能量釋放,只要一下子就可以回到正常的崗位了

    雖然算不上好方法,不過真實桑就當一陣子的讀者
    您覺得怎麼樣呢,我朋友也是當緊張又無法創作時
    就會安靜瀏覽維基百科的新條目,提升自己的知識

    雖然他下一分鐘就會忘記剛才看了什麼,但可以讓
    心情平靜下來,這對他自己還是作品或別人都很好

    我朋友甚至激動到,想要繼續為您寫下去這些故事
    縱使認為連他自己寫的故事,都無法達到那個如此
    令人沉醉的境界,但他找到能做的事情就值的稱讚

    說起來也算是種孽緣,因為我們都是在學校當老師
    所以什麼沒有就是時間最多,平時就能夠互相打氣

    總之雖然他是個都三十好幾,還很任性又孩子氣的
    老不休,不過也請您多多包涵那個不成熟的傢伙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為創作者,作品被批評會覺得不愉快也是理所當然,
      我可以理解令友的心情。

      「暫時當一個讀者」這個建議相當不錯,
      近來沉迷於莫泊桑的短篇小說,為之傾倒。
      反觀此身,庸庸碌碌、渾渾噩噩,正如其筆下之芸芸眾生,不禁喟然。

      刪除
    2. 「零耶!公信力百分之零!這個孩子真的到殺了人了這麼糟糕嗎?
       我早就承認這些都是事實,所以在內容註記完全一樣的注意事項
       如果他提出有趣的題目,我會很高興英雄所見略同並且虛心接受
       可是他是劈頭就跳出來還連續說兩次,這孩子根本沒有存在價值
       這話身為作者的我們說是應該的,但你他媽算哪根蔥插什麼嘴啊
       沒有做完問題我絕對不會怪你,可是連內文都不注意看是怎樣啦
       這可以說是當面打了我這個父親一巴掌,我一定要殺了那個雜碎」

       這就是我朋友在睡著之前說的情緒話語,難聽的聲音和憔悴的樣子
       在另一面我都能感覺的到,所以只好讓他先冷靜一下再解決問題了

       雖然覺得這是孩子氣的無理取鬧,但我似乎可以理解他為什麼火大
       我們早就知道《精神異常診斷》沒有任何公信力,可是他就不放棄
       不管變態啊,還是色彩心理學什麼的,只要能讓那個主題發揮價值
       任何一切有關的學問他都接觸,並加入自我觀點解決同學們的疑惑
       或許我說這種話是孤陋寡聞,不過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外行人願意
       對自己的作品付出這麼多的苦心,我認為這是最難得的責任與義務

       但是對方說出問題又不肯說問題出在哪,這對他而言是最大的冒犯
       他又把這毫無價值跟小時候的悲慘人生連結在一起,所以才又崩潰
       就好像明明知道愛人劈腿卻始終接受對方,不知道哪來的三姑六婆
       突然跳出逼他做出切割,表面上很瀟灑說沒感覺其實心裡在意的很

       作為強迫做完問題的局外人,這種沒有慈悲的邪惡意念都忿忿不平
       那就不能怪他為什麼走不出來這個難關了,這孩子真的是很純粹啊

       看到自己尊敬的作者兼朋友都如此疲憊,到底還能為他做些什麼呢
       有時候覺得我們讀者沒壓力很輕鬆,可以說出一堆傷害作者的話語
       但是如果沒有冷靜客觀的評論,最後結果卻又根本是為反對而反對

       我從來不認為世上有中立的觀點,當你做出選擇就決定個人的陣營
       那些說著自己是中立的人其實是最虛偽的一群人,只是想沽名釣譽
       一個人既然不能為自己理頭髮,就不能嚴格批評理髮師手藝這麼差
       如果要批評別人做不好,就該先做出連他人都望塵莫及的偉大作品

       我們兩個都是這種「認真就贏了」的人,只不過我是讀者他是作者
       就好像把生命交給開刀的醫生一樣,把自己的觀感與成見回歸於零
       完全信任作者,我認為這是作為一個讀者應該做到的最基本的條件

       下個主題,我絕對不懷好意-因為如果真實桑暫時休息去當個讀者
       我那個朋友就可以趁你不在的時候做出更多的作品,提升自己地位
       而且那小子已經休刊三天了哩,雖然有這樣下去真的可以嗎的想法
       不過他本來就沒什麼地位,而且強迫寫出作品反而會毀了他自己哩
       所以我會慢慢地等待你們恢復冷靜,不管是以讀者還是哥哥的身分

       不好意思,說了那麼多沒意義的話…希望沒有影響到真實桑的心情
       如果我那偏頗的觀點有冒犯的地方,我在這裡跟您和各位同學道歉

      刪除
    3. 被批評難免心情不好;被稱讚或得到關注覺得有成就感,此乃人之常情。
      除此之外,我對所謂"讀者評論"並沒有特別的感觸,也鮮少與讀者逐篇深論。
      我相信作品一旦離開作者之手成為完稿,即擁有自己的生命,它會自由的和讀者對話,將有人喜愛、也將有人厭惡,如同我們自身。
      而作者本人就像雙親,孩子的榮辱與其父母事實上並不相干。

      刪除
    4.  說的沒錯啊,這孩子實在是太負責任…也太注意他人的看法
       傾聽他人建言而做出行動值得鼓勵,但長此下去絕不是好事
       不停地亂改變自身的想法跟作品,最終將遭致毀滅的結局啊

       或許是因為有著相同的際遇,使的我太溺愛這個「弟弟」了
       雖然很想說「我不疼他,誰疼他」,但也開始覺得自己似乎
       如此放縱他的情況也不夠資格當哥哥了,真該管教他一下呢

       不過,世事就是這樣…越關心他,反而會因為叛逆而走向歧路
       適時放手不要干涉太多,這樣他才可以自己摸索出正確的答案

      「作者絕對不可干涉他人創作,讀者千萬別想改變對方想法」
       差點就忘記那個我們兩人一直做出的共識了,想想真是慚愧呢

       不過很弔詭的一件事情是,作者發自內心的創作根本都沒人看
       到死後才會被認為是神作;而提著一股怨氣寫出來的牢騷之作
       往往反而受到大家的歡迎,這個莫非法則真是我們都想不透啊

       以柴可夫斯基來說,《1812序曲》強調國家民族太過虛偽
       因為是要強迫餬口拿命逼出來的,對他個人根本沒有任何感觸
       結果卻變成他生命中的代表作,他若是知道一定感到死不瞑目

       我衷心希望,有一天《精神異常診斷》可以作出更完善的結構
       那時我那個朋友就可以跟孩子們可以說出他一直鼓勵自己的話

       「我們是嘗試在泥足深陷前,做出無謂抵抗
        雖無功而返,卻從未被恐懼擊潰的見證人」

       這是他對「恐懼」這件事情下的定義,和自己希望的個人期許
       他認為與其被恐懼吞噬,設法找出真相作出反擊並接受這一切

       雖然覺得他還不夠資格背負這份想法,只會自取其辱的找麻煩
       不過的確令個人深受感動,這也是我一直這麼相信他的緣故吧

       唉~又說了一堆連自己都不懂的話了,希望沒有對您造成困擾

      刪除
  3. 我以為殺小孩領保險金償還債務
    所以以後很自由
    而且前途豁然開朗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於覺得小孩是個負擔的父母,即使沒有保險金,
      除掉小孩後仍然會覺得前途豁然開朗。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