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11月10日

意味怖:星戰毀滅者


和放學的高中生一起湧出公車時,
我在心中盤算著尚未完成的工作,
雖然明明是準時下班,卻有種偷懶的罪惡感。




家裡離公車站大概有三四百公尺的距離,
路過一棟平房,門口坐著退休的老人,
總是板著臉,盯著路上的行人和學生。

經過小公園,孩子們就著簡單的遊樂設施嬉鬧,
母親、祖父母或外傭在一旁聊天,
不時傳來兒童特有的尖叫聲,怕吵的我不禁加快腳步。

鄰居的草坪還是像往常一樣雜亂,
以前我們出門的時間差不多,偶爾一起搭公車,聊聊工作。
但自從他失業之後,我就很少看到他,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




拐過彎,我看見妻子站在家門口,
神情緊張,一會看看屋內,一會望向巷口,
見我回來,她跑向我身旁,抓住我的手。

「不要進去!裡面有火星人!」

指甲刺破皮膚,陷入肉中,我皺起眉頭。

「不要進去,裡面很危險。」

妻子認真的又說了一次。

「原來如此,有火星人啊?」

我點點頭,牽起妻子因用力而僵硬的手,柔聲回應。

「我打倒了一個,但是牠們可能有同夥!」

我並沒有注意聽,只是盯著一遍混亂的花台,
初生的花苞被踩得亂七八糟,盆栽也倒了。

「讓我進去看看。」

我拍拍妻子的手背,走進室內。

客廳裡果然倒著一個人形生物,
我拖著他的腳,拉到後院,
拿起圓鍬挖了個大坑,將人形生物埋進去。




處理完成後,我走到門外,將妻子喚進房裡。

「火星人已經被我處理掉了,妳不用擔心。」

她小心翼翼的來到客廳,現場收拾得乾乾淨淨,
妻子露出開朗的笑容,雀躍著說:

「老公你好勇敢啊!謝謝你~」

我拍拍妻子的頭,她興高采烈的放洗澡水去了。

解開領帶,我將身體投向沙發,
閉上眼,心想這是這個月的第幾個。

解答見此:請反白

患有精神病的妻子將訪客殺死,
為了掩飾,"我"替她處理屍體。

譯者隨筆:

心臟病是指人的心臟有病,
腎臟病是指人的腎臟有病,
性病是指人的性器官有病,
「精神病」顯然是指人的「精神」有病囉?

那麼,所謂「精神」指的是什麼呢?


我不知道。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精神病是種相對於眾人、而非絕對於個人存在的病徵。」

說得白話點:

「大家覺得你瘋了,那你就是瘋了,
即使你覺得自己沒有瘋也一樣。」


不說廢話了。


我眼中所見世上最瘋狂的事情:
乃是人們不約而同的選擇繼續活到明天。


原文見此:
【意味怖】火星人が攻めてきた

5 則留言:

  1. ㄧ看到火星人馬上想到...蟑螂(????
    我腦內的畫面浮現了先生其實是把火星異種拖去埋了(腦洞大開

    回覆刪除
  2. 精神病是腦部病變導致傳遞錯誤的訊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我們知道,精神病的人並非精神有病,而是腦袋有病,傳遞了「錯誤的訊息」;腦袋的病治好了,精神的病也將不藥而癒。
      病理學上,一個憂鬱症患者之所以自殺,肇因於「其眼眶額葉皮質接受到的血清張力素不足」,而非某種「模糊的不安」。

      那麼問題就來了:
      是誰決定了眼眶額葉皮質應該接受到多少血清張力素才算是”足夠”呢?
      也就是說:誰來決定什麼叫作正常呢?

      又或者我們可以這麼問:
      在這個世界,在這個您與我共同生存著的世界,
      在這個您與我共同生存著的,每天重複著工作與求生的世界,
      在這個您與我共同生存著的,充斥惡意與美德、謊言與真實的世界。

      我們應該覺得「因生存在這個世界而感到憂鬱的人」正常呢?
      還是「因生存在這個世界而感到快樂的人」正常呢?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