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2月10日

意味怖:毒蟲的孩子


十六歲那年,我懷孕了。

在柏青哥店認識,大我十五歲的"老公",
某天出門後,再也沒有回來。


我很害怕,不敢回老家,
也不知道該怎麼照顧孕婦的身體。

破水時,我傻傻的任由嬰兒滑出身體。
看著在公廁中扭動著的他,
緋紅而佈滿皺摺的皮膚,洪亮的哭聲。
眼睛瞇成一條線,頂上稀疏的幾許頭髮。


一道暖流經過我的身體。

我抱起他,鼓起勇氣,回到了老家,
向父母懺悔了自己年少時的一切惡行,
請他們再給我一次機會。

於是我保住了孩子的性命,
開始了新的生活。

我發誓,
不讓我的孩子像我一樣不幸。

也許是懷孕時的墮落生活,
或是孩子跌落在公廁時被什麼細菌所感染,
小孩一出生就半身不遂。

上小學的孩子在我為他悲泣時,
總是笑著膩在我胸前,說:

「如果我像別人家的小孩那樣蹦蹦跳跳,
就不能常常被媽媽抱在懷裡啦。」

我含淚,笑著點頭。

讓孩子幸福的活下去,
成為我生命中唯一的目標。

我陪著他復健,
看他吃力的推著輪椅,
沒辦法和其他孩子一起玩,總是形單影隻,
我心疼他,不知如何是好。

某天,孩子回到家裡,
一進門就大聲的說:

「今天我和大家一起踢足球呢!」

「踢足球?你沒辦法踢足球吧!」

我疑惑道。

「才沒有那種事!是少了我就沒辦法踢的足球喔!」

孩子喘著氣,眼神綻放異樣的光采,笑著說。

我看著他,
咀嚼著這句話的涵義。

貧窮
毒蟲的孩子
沒有爸爸
媽媽是妓女
終生殘廢

我發現,他的不幸才正要開始。

解答見此:請反白

他不能踢球,
但是可以當球。

譯者隨筆:

「請問你平常的消遣是什麼呢?」

「吃飯、睡覺、打東東」

原文見此:
ずっと車椅子で過ごしてきた少年

2 則留言:

  1. 能夠爽快的一次看文,真是謝謝你了。
    這篇看了兩次,仍然會有一頓的感覺。或許是第一人稱的臨場感,總覺得待續的悲慘遭遇還持續著。
    悶悶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早期的作品比較煽情,
      會刻意強調人物的感情,
      賣弄一些留白或是懸念。

      很高興本文能引起您的內心觸動,
      對於我來說,這是至高的讚美。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