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12月5日

意味怖:獵奇殺人者




「I want to play a game......」

騎著小三輪車的面具人怪腔怪調的說。

「你們三個人聽好了。」

「看到你們腳邊的鋸子了嗎?
想要離開這裡,你們必須給我一雙手和一雙腿,
否則三個人都得死!」




「可惡...」

「太過分了!」

「嗚嗚...我不想死...」

「好吧,我出一雙手。」

「那麼就由我出一雙腿吧!」

「嗚嗚,謝謝你們...」

解答見此:請反白


兩個人逃了出來,
一個人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

前兩人出的肢體是從第三人身上切下來的。

譯者隨筆:

雖說意味怖應該沒有難度之別,
(理論上每則都理當令人出乎意料)
但這則意味怖毫無疑問是初階題。

利用敘述性詭計在結局拉尾盤,
另外帶著三分獵奇與人性的醜陋,
信手拈來就是一則標準意味怖。

這類意味怖的「標準化」,
令譯者想起了恐怖電影的軌跡。

奪魂鋸以小成本、(從當時眼光來說)極富創意的劇情,
開啟其後一連串藏梗型的驚悚電影風潮,
致使許多電影幾乎剛才片頭就在等結局。

意味怖其實也有類似的困境,
相信許多讀者打開網頁後,
題幹部份草草看過,接著就直接反白了吧?

譯者自己也差不多,
在尋找值得一譯的作品時,
甚至連題幹也不看,直接反白答案。
一篇意味怖是否優秀,從其答案常能略見七八。

話扯遠了,這類拉尾盤型電影,
在初次看見時頗覺新潮、出人意表,
但很快就會令人厭倦,創作時不可不慎。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猟奇殺人者

5 則留言:

  1. 最後一張圖好狠XDDDDDDDDDDDDDDD

    回覆刪除
    回覆
    1. 養過貓的人都可以體會那種心情

      刪除
  2. 《神龍賭聖之旗開得勝》

     任天仇:你輸了,留下一隻手!
     沙三少:嗚…哇啊!
     任天仇:不愧是賭神之子,果然夠狠
     沙三少:我當然夠狠啦,這隻手又不是我的
      管家:啊啊啊啊啊~
     沙三少:規則說輸一隻手,又沒說輸我的手對不對?
     任天仇:你對手下這麼殘暴,就不怕別人說閒話嗎?
      管家:哈哈,這隻手也不是我的啊
     沙三少:怎麼樣,那血噴的像不像真的啊?
     任天仇:這次讓你矇過去…下次,就難了!
     沙三少:哇~我不賭了~
    ----------------------------

     結局我跟我朋友都很喜歡,但是我朋友突然想到
     周星馳、梁朝偉、甚至劉德華在萬惡的港片都飾演過
     不知為何總是喜歡帶假手假腳上街的神秘人士

     如果把這些假貨拿去給殺人魔,可以算我們贏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讓我想起墨西哥三部曲中的強尼戴普,
      也是一面吃豬肉喝龍舌蘭一面用假手殺人的帥哥殺手XD

      刪除
    2. 我是不能理解這種感覺啦,不過聽說冰與火之歌
      最恐怖的一幕是某個少爺幫敵人剁小弟砍掉重練
      後,在他的面前拿著一根香腸亂晃來嘲諷他沒有
      東西,這樣就連只是聽說的我都有夠痛苦的啦…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