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10月27日

意味怖:試膽遊戲


那是小學五年級那年,暑假結束的前一天深夜。
當我偷偷爬出窗戶,翻牆離開家裡時,
約是晚上十一點半左右。

來到集合場地,空曠的野地上沒有一點月光,
星光點綴在空中,四周一片黑,
一種濃密的、帶著一縷若有似無白霧的黑。

無數土饅頭遍灑四處,刻著姓名的石碑上壓著彩紙,
我無意間和其中一張相片對視,忙將視線撇開,心頭狂跳。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我加快了腳步,和眾人會合,大家看起來已經到了一陣子:

「還以為你嚇破膽了不敢來咧~」

提議的勇嗣帶著鴨舌帽,吊兒郎當的說,
其餘兩個同學也附和著損了我幾句,
聲音不知何故比平常低沉不少。

「少囉嗦…是因為爸媽太晚睡我才沒辦法早點溜出來…」

我心不在焉的抵抗,看到另外兩人也面有懼色,
只有勇嗣蠻不在乎的樣子。

「那,東西帶來了嗎?」

勇嗣脫下鴨舌帽,將口袋中的某些物事放進去,
在帽中傳來金屬碰撞聲。

「拿來了,我這裡有三千。」

「我也是。」

「還有我的~」

我和另外兩人掏出零錢和鈔票,
同樣放進勇嗣的鴨舌帽裡。

掂了掂沉重的帽子,勇嗣滿意的點點頭,道:

「那這樣就可以開始了,我來宣布規則:
從這裡往裡走,會看到一個很大的、紅色屋頂的墳墓,
墓碑前有一張照片,相框上放著一支蠟燭,
去把蠟燭點起來的人就贏了,贏者全拿!」




早在下午就作好安排的勇嗣考慮周到,說得十分詳細。

「…….」

我們點點頭,一種沉默的壓力籠罩著。

「那就…」
勇嗣正準備說下去時。


“噼唰”


一個全白的人形從樹叢中浮現,
扭動著,往外擠著,踉蹌著。

「呀!!!!!」

勇嗣和另外兩人發出恐怖的呼聲,打算往鎮上的方向跑去,
太過突然,我沉默的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那人形─或是說那女人─從樹叢中鑽出,
衣擺不知被什麼勾住,她有點窘迫的回頭試著解開。

白色淑女鞋沾滿黃泥,外露的腳踝上映著青色血管。
一襲有點破舊的白色連身洋裝,
不知幾天沒洗而顯蓬亂的黑髮糾結在蕾絲領旁。

不知哪來的勇氣,我走到她身邊,
鑽進樹叢,替她解開樹枝纏住的衣服。

勇嗣和另外兩人仍然站得遠遠,表情驚恐。

女子離開了樹叢,向我鞠了個躬,
我這才注意到她胸前抱著個正在吸奶的孩子。

「我聽到…你們剛剛說的話。」

她開口,聲音極小,連一旁的蛙鳴都不忍打斷。

「我也…我也想參加......可以嗎?」

露出與其年齡不符的怯懦樣,她問。

我轉頭看向勇嗣,他們離得老遠,
作了個「你決定就好,休想叫我靠近她」的手勢。

「拜託…為了這個孩子,我需要錢…」

她越說,腰椎也越往下彎,幾乎要跪下了。
我沒回話,只是盯著她的胸前,然後點點頭。

「太好了,謝謝,謝謝…
把墳裡的蠟燭點燃就可以了吧?」

她開心的將懷中的孩子負在背上,向我確認。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她面向遠方的目標地,有點神經質的向前踏步,
彷彿擔心路上有什麼陷阱似的。

這時不知道誰突然劇咳了幾聲,
在寂靜的墳地中刮出回音。

那女子身體一震,回頭看著我們,
臉色慘白、神情驚恐,瑟瑟發抖,
我看著十分害怕的她,不禁想著是否該直接把錢交給她算了,
正在考慮時,她轉過頭,膽怯而緩慢的繼續往前掙扎…

勇嗣等人回到我旁邊,我們無聲的注視她的背影漸漸遠去。


十分鐘左右,遠方傳來了一點火光,
我們四人不知為何發出了歡呼聲,在原地跳著,
我看向勇嗣,他點點頭,比了個大拇指。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火光方向傳來可怕的聲音,
那是種懷抱著對某事的恐懼、
而一旦真的發生時交錯著鬆懈和緊繃的驚呼聲。

我們嚇壞了,另外兩個同學不知何時已經逃走,
只剩我和勇嗣站在原地,抓著彼此的衣袖。

「嗷!!」

「嗷!!」

「嗷!!」

可怕的呼聲不斷。

越來越近,
越來越近。

我隱約看見…唉,那是多可怕的景象啊…

那女人朝我們狂奔,口中不斷發出驚呼,以及某種弛緩的傻笑,
黑色的頭髮蓬亂,垂在她的臉前,面目難以辨識,
白色洋裝一支袖子破了,在奔跑中鬆落,露出青白的手臂,
消瘦的手指可以清楚看見骨節,緊緊握著一把生鏽的鐮刀。


一個驚呼著、笑著、拿著鐮刀的女子向我們跑來。




我扯著手中的勇嗣的衣袖,不讓他跑走,
不是因為勇敢,而是我根本雙腿發軟,跑不動了。

直到她逼近我倆,將手中的鐮刀舉起,我下意識的閉上雙眼。


“鏘”


鐮刀被丟在地上。

「你們知道嗎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墳墓前的照片看起來根本就是有問題阿長的像壞人一樣
我才剛靠近就覺得他一直看我這邊
還聽到不知道哪裡傳來碎碎念的聲音
阿哈哈哈剛好旁邊有人家拜拜用的打火機我就把蠟燭點燃了
回頭的時候突然有人重重的扯我的頭髮一直扯一直扯一直扯
我想跑卻跑不動因為他一直扯一直扯一直扯所以我就拿
旁邊有人掃墓的鐮刀回頭亂揮然後一路逃回這裡真的好危險喔
活該去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但她臉上那種恐懼後的鬆懈,
怪笑聲,以及瘋狂的表情,至今我仍難以忘懷。


最後,勇嗣把帽子留在失神的她身旁,
我們緩緩往鎮上走去,心情十分沉重。

而天空才要破曉。

解答見此:請反白


扯她頭髮的是她背在身後的小孩,
而被鐮刀砍斷的是......?


譯者隨筆:

以試膽遊戲為主題的意味怖不在少數,
此篇具有鮮明的畫面感且不落俗套,
以角色本身的恐懼感為出發點的手法令人激賞。

若您仍然無法理解為何婦人會殺死自己的小孩,
可以怪罪於譯者的能力不足。

其他怪談

原文見此:
【意味怖】肝試し

2 則留言:

  1. 現在才發現,
    這篇可能沒有任何人死亡,

    "我想跑卻跑不動因為他一直扯一直扯一直扯所以我就拿
    旁邊有人掃墓的鐮刀回頭亂揮然後一路逃回這裡真的好危險喔"

    回頭亂揮是重點,既然是背在背上的孩子,
    再怎麼轉身回頭去揮鐮刀,孩子都會在背後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您找到盲點了,說實話,一個人要砍到自己背上的東西,確實沒那麼容易XD。
      喜歡文章中的畫面感,故譯之;對於合理性的部分則一如往常的睜眼瞎。

      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