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4月7日

意味怖:屍變


手上還殘留著妻子頸間的觸感,
像是釣魚時,大魚脫離水面的瞬間,
那是一種生死攸關、蠻橫的力道。

心臟因為殺人而遽跳,
胸膛起伏,呼吸急促,
我坐在地上,喘著氣,呆望著妻子。

妻子的頭歪成奇妙的角度,
直視著我,口水從唇側流出。
我盯著那張惡毒的、刻薄的嘴,
一口惡氣油然而生,克服了對屍體的恐懼。
將她一肩扛起,丟進停在車庫中的車裡。




我在山中僻靜之處挖了個深坑,傍晚的樹林一片嫣紅,
泥土與竹林的香氣令我振奮,林葉發出唏嗦聲,
與妻子掉進洞裡時,傳來的嗶啵響相映成趣,
不知又弄斷幾根骨頭,
揮舞著圓鍬,我將大洞填埋起來。


當天晚上我作了噩夢。

妻子舌頭老長,死掐著我的脖子不放,厲聲怪叫:

「我作鬼也不會放過你!我作鬼也不會放過你!」

我彷彿被綁在床上似的,動彈不得,
被強迫忍受醜陋的妻子與她的鬼叫。




恢復自由時已是隔天傍晚,
心中不安的我驅車直往埋屍處,
沒有我想像中的難找。

因為妻子就站在那裡,頭歪成奇妙的角度,
直視著我,口水從唇側流出。

我決定去自首了。




解答見此:請反白

你知道釀造用葡萄的糖度,
在轉色期時一天可以成長一到二brix嗎?

某些竹子可以在24小時中成長1-2公尺,
因此撐起了屍體。

譯者隨筆:

覺得這個解釋很硬?
那是因為諸君弄錯了本文的怖點。
本文的怖點其實是:




原文見此:


2 則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