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9年8月14日

意味怖:孤獨的人


「媽媽~我們來比賽誰先跑過馬路!」

「不可以這樣在路上跑唷!小武!」

我看著眼前喧鬧而過的一對母子,
曾幾何時,我也有著相同的幸福。

當時的我,每天都過得很熱鬧,
天真的以為那樣的幸福會永遠持續下去。

直到那場戰爭。


當戰爭結束之後,
我才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了。

現在的我蜷縮在道旁,
懷念著過去那段美麗的時光。

熱鬧的,沒有一時稍歇的美麗時光。


解答見此:請反白

2019年7月25日

意味怖:你記得幸平嗎?



「妳記得幸平嗎?」 

正在整理文件的套裝女性直起身子,
回過頭看著坐在桌前發問的人,搖搖頭:

「不記得了。」

發問的男子點點頭,
做了個手勢,示意她離去。
又突然想起甚麼似的,
叫住正要推開房門的她:

「請山下先生進來。」

她點頭,關門離去。

未幾,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

「老總,您找我啊?」

「你記得幸平嗎?」

「不記得了。」

「嗯,你走吧。」

男子鞠了個躬,轉身離去。

(原來已經沒有人記得幸平了啊......)


解答見此:請反白

2019年7月24日

意味怖:睡著的小貓


睡著的貓咪睡了嗎?
睡著的貓咪不想睡,
睡著的貓咪若不睡,
壞心的姐姐來關心。

壞心的姊姊來關心,
睡著的貓貓叫不醒。
睡著的貓咪睡著了,
貓咪睡著的睡著了。

睡著的貓咪睡了嗎?
睡著的貓咪睡著了~
睡著的貓咪何時醒?
壞心的姊姊來叫醒。

壞心的姊姊叫不醒,
壞心的媽媽來關心。
壞心的媽媽來關心,
睡著的貓咪睡著了。


解答見此:請反白

2019年7月23日

意味怖:只有我看到了


在視線的右上角偶爾會有一個旋轉的齒輪。

技術上來說不算齒輪,只是一個片狀的黑影。

但我認為那就是齒輪,
就是芥川龍之介當初看到的齒輪。


如今我也看到了,是否表示我離他更近一點了呢?

一定是的,否則為何妻子如此擔憂的看著我,
一如芥川筆下的文子一樣呢?


解答見此:請反白

隨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