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3月26日

意味怖:阿爾卑斯的少女


(也許人生的極致就是這樣了)

我看著窗外的藍天、綠地,心想。


歷經大半輩子的商場廝殺,
我累積了一筆不算小的財富。

和我的同類們不同,
我缺少那種永無止盡的貪婪。

賺到我一生花用不盡的錢以後,
環顧人生:幼時,我的父母便已死去,
我為生計所苦,在人生道路上從未一絲放鬆。
沒有消遣、沒有嗜好、沒有婚姻、沒有子女。

我突然意識到:

「那麼接下來的餘生要做什麼呢?」

於是我將偌大的產業變現,
在農村的山坡上買一小片土地,
起了棟溫馨可人的小木屋。

最初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動手,
幾個月後,鄰村大旱,死了不少人。

我領養了鄰村裡的一個孤女,
跳過當一個丈夫、直接成了別人的父親。



至今已是十多年。

女兒出落得亭亭玉立,
在山中成長的她,性格與城裡人不同,
對於世俗的一切,她是看不上眼的。

許多人貪圖她的美色-抑或是我的財富?-
不遠千里前來向她求婚,
都被她冷淡的拒絕了。

我曾親眼見到,
她對男子手中的紅寶石項鍊視若無睹;
對另一人送來的鑽戒不屑一顧。

珍珠、瑪瑙、綾羅綢緞,
有形的物質打動不了她,
我為女兒的脫俗感到由衷欣慰,
但也隱隱為她是否會在此終老一生而擔憂。

現在我看著窗外,
槐洋樹下,她與一名年輕男子相視而笑,
手中捧著男子送的一把花束,
紫色花束襯著白色洋裝,
她與他露出發自內心的、真誠的笑容。

我想,也是該讓女兒展開新生活的時候了吧?


解答見此:請反白


拒絕金銀財寶的少女,
唯有源於自然的美麗與真誠才能打動?

紫色的花束是烏頭(Aconitum),帶有劇毒。


譯者隨筆:
這個故事可以有許多解:
是父親將要殺死女兒?青年要殺死父親?
青年要殺死女兒?還是青年和女兒合謀殺死父親?

不過這是怎樣也好的事。

令譯者最為毛骨悚然之處在於:

說穿了,你我的整個人生,
不過就是等待被殺死的過程而已。

延伸閱讀:

女友的和解料理

你也該找份正當的工作了

富翁與流浪漢

其他譯作

原文見此:
【意味怖】プレゼント

1 則留言:

  1. 等待被誰殺死?
    如果是泛指各種人事物,那我同意;
    單指人,我只能說想太多了

    回覆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