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3年12月31日

非意味怖:閒談悖論



從一個小故事開始吧?

-----

寧靜的村莊中,
一個少年每天上山採藥砍柴,
和年老的奶奶相依為命。

一日,少年背著籮筐往山下走,
有個青面獠牙的怪物出現在他面前,
他嚇得東西落了一地。

怪物尖笑著說:

別怕,
我是個仁慈的怪物,從現在起,
你說的第一句話若是實話,我就用鐮刀砍死你;
你說的第一句話若是謊話,我就用木棒打死你,
你若什麼都不說,我就活活掐死你。
現在,輪到你說話了…

怪物的獰笑映在少年絕望的眼中…….

隔天,
少年平安無事的上山砍柴採藥,
就像平常一樣。


-----

聽過這類故事嗎?
還有更簡短的同類故事:

「今天蹲馬桶蹲了兩個小時,
因為看到公共廁所的門上寫著:

『這句話是假的』

若這句話是假的,這句話就是真的;
但若這句話是真的,這句話就又是假的。

這句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種類型的論點稱之為"悖論(Paradox)",
拿這個關鍵字去google,
可以找到車載斗量的資料,
此處暫不贅述。

"Paradox" 辭源來自於希臘文的"παράδοξος (paradoxos) "
可譯作:「超乎預料的」、「奇怪的」。

這就是我們今天突然談起悖論的原因。

意味怖和海龜湯之類的懸疑小故事,
其閱讀效果與悖論的性質十分接近。

舉個三胞胎海龜湯的例子:

「有三個感情極佳的三胞胎,
某日,老二無意間害死老大。
隔天,老三將老二從中間剖成兩半。」

謎底是:
「因為三胞胎長得一樣,
老三只要把老二剖成兩半貼在鏡子前,
就又有三個長得一樣的人了。」

很瞎對吧?
作為讀者可以有一百個不同的吐槽:
「為什麼不站在鏡子前面就好?」
「為什麼不乾脆防腐老大的屍體就好?」
「為什麼不乾脆做個老大形狀的充氣娃娃就好?」
等等...

作為一個故事,這完全不合理,
但正因這種不合理帶來的超乎預料與奇怪,
反而使這些故事充滿了可讀性。

那麼,是不是只要"不合理"就好呢?
倒也不然。

悖論的重點在於「兩面都合理,因其合理而不合理」
悖論的奇趣在於後面那句「因其合理而不合理」。
單純的不合理...就只是不合理而已。

在三胞胎的故事中,
奇趣之處在於:
「把其中一個人剖開黏在鏡子上,
看起來還真的像是兩個人呢!」

這就是悖論與單純不合理的差別。

悖論會讓讀者感受到衝擊與思考的樂趣,
單純不合理只會讓人疑惑而已。

可能有些人覺得這只是文字遊戲,
現在讓我們看看另一個故事是怎麼說的。
這個故事雖然不算真正的"悖論"
但其產生的樂趣與悖論類似,所以在此一併提出。

「在地球和火星之間,
有個瓷製茶壺以橢圓形軌道繞著太陽轉。」


很不合理對吧?

那麼不妨試試證明那個茶壺不存在。

不容易吧?

既然無法證明茶壺不存在,
那麼我們就相信茶壺存在囉?

也辦不到吧?

瓷製茶壺位於行星軌道間,並非不可能,因此合理。
但怎麼可能真有個瓷製茶壺位於軌道間?所以不合理。

可是既然無法證明茶壺不存在,
所以茶壺存在的可能性仍是合理的。

可是既然無法證明茶壺存在,
所以茶壺不存在的可能性仍是合理的。

可是..........(無限Loop)


這個比喻說了什麼?

如果把茶壺換成上帝、媽祖、阿拉、死去親人的在天之靈,

你信或不信呢?

結語:意味怖與悖論

悖論是正論的弄臣,
像討厭的小鬼一樣說些自作聰明的帥話,
似是而非卻毫無實效。

意味怖則是驚悚小說的弄臣,
故弄玄虛、語出驚人,
乍看有趣卻毫無底蘊。

但是,
一則設計良好的悖論,
能使人們反思:何謂「合理」與「荒謬」。

同樣的,一則設計良好的意味怖,
能使人們去感受隱藏在平凡中的變態與不安。


「意味がわかると怖い話」
(如果知道意思會很恐怖的故事)
那在知道意思前呢?

大概很平凡吧。

我們又怎麼知道自己現在所過的,平凡的生活,
隱藏著多少"意味がわかると怖い話"呢?

發掘虛偽中的真實,
是獵奇文學的責任。

附記:(請反白)

少年對怪物說的第一句話是:

「你會用木棒打死我。」

系列文章:

淺說意味怖與海龜湯

情節與情境

淺論精神獵奇與蒙太奇

令人困惑的恐怖文學分類

其他怪談

延伸閱讀:

維基百科:悖論

羅素的茶壺

十大經典悖論  (案例分享)

我不信主,因為我是相信科學的人 
(關於宗教的有罪 & 無罪推定)


原文見此:
少年はある日山へ出かけ悪魔に出会いました

2 則留言:

  1. 在這個故事的情境下,
    反問問題應該算是第三個狀況,會被掐死。

    回覆刪除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