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2月24日

意味怖:你在看嗎?




剛在市百米競賽中取得優勝的我,
心滿意足的搭著電車準備回家。

實在是累壞了,我低頭假寐。
偶然間,發現對面坐著個似乎剛下班的OL。




雪白的肌膚點上自然的腮紅,
黑色長髮像瀑布一樣從頸側滑落,
髮梢在胸前形成了巧妙的弧度。

白色襯衫的領口半開,
彷彿精雕細琢而成的鎖骨分外搶眼,
橫跨胸前,一道黑色的、隱約可見的影子,
從薄襯衫中透出。




女子與電車接觸之處,
臀部在座位上滿溢出美好的弧線,
豐滿的大腿連接著修長的小腿肚,
黑中透白的絲襪散發著魅惑的氣息。
交叉的雙腿與黑色短裙之間,
存在著一個令人浮想聯翩的縫隙。




她是如此美麗,以至於我並未發現自己盯著她看。
而我所以發現自己正盯著她看,
是因為看見她直視著我。

是的,她正在直視著正在上下打量她的我。

我嚇呆了,一時間竟然就這麼傻望著她,
她見我的侷促,唇邊露出促狹的笑意:


(你˙在˙看˙嗎?)




她張口,一個字一個字無聲說著,
我幾乎可以聞到從那笑容中傳來的芳香。
更要命的是她交換了雙腿交疊的順序,
我的眼神下意識的嘗試著掌握那瞬間。
從她略帶譴責的笑意中,
我肯定她也未曾錯過那瞬間。


(你˙在˙看˙嗎?)


她問,朦朧間,電車逐漸緩下,
靠了站,鈴聲大作,一個警察走進車廂。

我彷彿從夢中清醒,
午餐時電車色狼下跪求饒的新聞跳進我腦裡,
我抓起背包,飛快下車,急急忙忙出了站。




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家,
母親不知上哪去了,
我決定先回房間放個東西,
然後外出吃晚餐。

推開房門


「你在看嗎?」


她說。



譯者隨筆:

這實在沒什麼好解答的,
答案明擺在眼前,諸君不妨自行想像。

「搞什麼啊!這根本不恐怖啊!」

我十分理解這麼怒吼的讀者的心情,
也請讀者們理解譯者的心情:


諸君難道不覺得按進部落格中,
首頁文章充滿套裝OL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嗎?


如同過去的眾多福利作一樣,
本文完全為順應譯者的惡趣味而作。




延伸閱讀:

母姐ハーレム溫泉旅行

朋友的媽媽

姐姐的手製料理

我的妹妹哪有那麼可愛

我的姐姐哪有那麼可愛

其他譯作

原文見此:
【意味怖】私が見える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並非特別冷漠的人,亦非特別親切的人;
但每次看見留言,我都很開心。

*google惡名昭彰的留言過濾系統會將某些留言吃掉,
請不用擔心,我經常檢查,會將非spam的留言還原至正常位置。